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明代中期紫砂盛行
来源: https://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宜兴紫砂陶器创于北宋,至明代中期才开始盛行。
根据明人周高起《阳羡茗壶录》等有关的文献记载,明朝正德、嘉靖年间,宜兴出现了一位著名的民间紫砂艺人供春,才把紫砂器推进到一个新的境界。
明人吴梅鼎在《阳羡瓷壶赋序》中有如下一段记述:“余从祖拳石公读书南山,携一童子供春,见土人以泥为缸,即澄其泥以为壶,极古秀可爱,所谓供春壶也。”吴梅鼎,吴仕的侄孙。序中的“拳石公”,即吴仕,宜兴人,字克学,号颐山。明朝正德九年(1514年)中甲戍科第二甲进士,官至四川布政司参政。“土人”,指当地的陶工。“供春”,本姓龚,故又称龚春。当年,龚春只是吴仕的一名书童(又说家僮),天资聪明好学。明弘治末至正德初,吴仕读书于宜兴东南四十里的金沙寺,龚春随从服侍。金沙寺有位僧人,喜欢制陶,并与当地陶工交往甚密。龚春闲来无事,常跟僧人去看陶工制陶,于是也跟着学做。他别出心裁,以细泥控制出紫砂壶,造型极美,因之名声大噪,是为“供春”壶也。他制的“六瓣圆囊壶”和“树瘿壶”,造型朴拙高雅,创意新颖,是现存的二件传世供春壶。后者现为中国历史博物馆的藏品,壶的把下刻有“供春”二字,可作明代中期紫砂器的标准模式。吴骞《阳羡名陶录》上卷,把龚春制的紫砂壶的特点概括为:“栗色阐,如古今铁,敦庞周正”,赞叹不已。因此,龚春壶遂与嘉定濮仲谦的刻竹,苏州陆子冈的冶玉,姜千里的螺甸器,同为明代士人所推崇。
近年来,有关单位对龚春学艺的金沙寺遗址进行过调查,在距寺西北约一公里的任墅石灰山附近,发现一处范围较大的古龙窑群,是一处明代的缸窑遗址,在其附近也找到了少量的紫砂残片。很可能当时这里仍以烧制缸类粗砂陶为主,紫砂器的烧造只是附带性的。
1965年,考古工作者在南京中华门外的大定坊油坊桥,发掘了一座明代嘉靖十二年(1533年)司礼太监吴经墓,出土一件紫砂提梁壶,通高17.7厘米,这件壶的质地、制法,可与羊角山出土的紫砂标本相比较,壶的体量较大,胎质近似缸胎,而质地较细,壶面粘附着“缸坛釉泪”,壶盖背面有简单的十字筋,说明当时烧造紫砂器仍没有另装匣钵。此壶是我们目前所见到的有绝对年代可考的唯一一件明嘉靖时期的紫砂实物,它对于鉴定龚春时代制造的紫砂器,无疑具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龚春之后,明嘉靖、万历时期的著名紫砂艺人时朋,董翰、赵良、元畅,并称“四大制壶名手”。其中,董翰以始造菱花式壶名重于世;赵良以制提梁式壶著称当世。然而,他们的作品,传世的很少。
明万历年间,宜兴紫砂壶日趋精巧,实用性更加符合明人泡饮所讲究的“壶小则香不涣散,味不耽搁"的原则。因此,紫砂茗壶盛行开来,制壶名人巨匠受士人称颂,见于文献记录的有:时大彬、李茂林、李仲芳、欧正春、邵文金、邵文银、蒋伯荂、陈用卿、陈信卿、闵鲁生、陈光甫、陈仲美、沈君用、邵盖、周后溪、邵二孙等工匠。他们对宜兴紫砂业的发展,都做出过重要的贡献。这里只能对几位最负盛誉的陶艺大师作点介绍。
时大彬,时朋之子,号少山,是龚春之后最著名的陶艺大师。
他生活在明万历年间,早年从龚春学艺,喜欢仿制大壶,学得精湛的制砂技艺。后来,他与文人雅士交友,结识文学家、书画家陈继儒等人,并常在一起品茶论壶,受到启发,一反旧制,改做小壶。明末文人震亨在《长物志》中说:“茶壶以砂者为上,盖既不夺香,又无热汤气。供春最重,第形不雅,亦无差小者。时大彬所制,又太小……”,对师徒二人的制壶风格,作了概括。时大彬制的紫砂茗壶,一脱尘俗,小壶风格优雅悦目,流畅灵活,别有心计。他烧制的僧帽壶,独树一帜,壶身呈六角形,把整个壶体分成六等份,壶盖则分成五瓣莲花,而将第六瓣改做成流(壶咀)。此壶和菱花八角形壶、玉兰花章、黑紫砂壶等,都是他的代表之作,极享盛名。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68年在江都县丁沟镇的曹姓墓中出土的一件“大彬”款六方紫砂壶,它是作为一件随葬器,于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四月被带入坟墓的。此壶的制作年代当早于带入时间几年或十几年。逮件六方壶的型制,早在羊角山紫砂壶残片的复原器型见过,说明是一种历史较久的样式,但制作技艺上,却有了很大的改进。壶身、壶咀、壶把的空间感均衡;壶咀、壶把和壶口取平,增加了壶的平衡感;壶盖及钮呈圆形和圆锥形,不同于宋代的传统技法。壶底刻“大彬"铭款,刀法熟练。名下无印章、记年或其它文字题记。此种特征正和李景康所说:大彬作壶“从未见署款而兼盖章者”相符合。此壶可视为鉴定明万历年紫砂壶的一件标准器。
时大彬制壶,有其独到之处。据张燕昌《阳羡陶说》载,他的先府君曾购得时大彬的菱花八角小壶,制作的精妙之处,在于壶盖与壶身吻合,手抓壶盖,能连壶一起提起来。当然,并非所有的壶都能达到如此精湛的工艺水平,但至少应当是,手拔壶盖,盖与壶身紧密贴合,严丝合缝而不动,才算得上好壶。
时大彬壶的时代特点之一是,紫砂原料中杂以硇砂,烧成后,器身呈现金星点。吴骞在《阳羡名陶录》中提到了这一特征:“壶之土色,自供春而下及时大初年,皆细土淡墨色,上有银沙闪点,迨硐(硇)砂和制,毂缡周身,珠粒隐隐,更自夺目。”这是因为泥料中的硇砂含有化学物质氯化铵所致,烧成后才呈现“金星点”,如洒金般闪闪生辉。
自龚春至时大彬的作品,之所以为士人的珍惜,主要原因正如明人许次纾在《茶疏》中所指出的:“茶注以不受他气者为良”,“往时龚春,近日时彬所制,尤为时人宝惜,盖皆以粗砂制之,正取沙无土气耳。”时大彬改制小壶,更迎合了明人的饮茶风气,“茶壶小为贵,每一客,壶一把,任其自斟自饮,方为得趣。”故紫砂茗壶趋小,又成为紫砂茶具盛行的一个重要因素,由是时大彬的作品也迎得了“茶壶奔走天下半”的称颂。可惜这“千载一时”的茗壶,在李景康和张虹合著的《阳羡砂壶图考》中,也只不过收录了十六件。
与时大彬同时代而稍晚一点的李仲芳、徐友泉,同时大彬齐名,被世人誉为“壶家妙手称三家”。
李仲芳,其父李茂林,又名养心,善捏制妍媚朴致的小圆壶而名重当时。仲芳从小受父亲的影响,学做紫砂茗壶,后来跟时大彬学习陶艺,制壶技艺趋巧,大彬壶的风格得以充分发挥,堪称时大彬第一高足。大彬壶中,有的就是李仲芳的作品,二者难以分辨。难怪当时就有人云:“李大之作,时大之名”,因为有被时大彬见赏的李仲芳制的紫砂壶,署以“大彬”铭款的情况存在。
徐友泉,名士衡,也是时大彬的得意门生。时大彬收徐友泉为徒,有段故事。他的父亲,很喜欢时大彬的壶艺,经常请时大彬到自己的家中品茗叙谈。一日,时大彬拿着一块紫砂泥料,来到徐家,被年幼的徐友泉看见,硬要他捏一头泥牛来玩耍,时大彬不允。友泉乘其不备,抢过泥料,夺门而出。他跑到一颗大树下,见有一头牛卧在那里,便照卧牛捏作,形象极为逼真。徐友泉捏的泥牛,被时大彬看见,不禁惊叹曰:“此子智能天负,日后必在我上”。由是毅然收徐友泉为徒,精心教其陶艺。徐友泉晚年曾自叹:“我之精,终不及时之粗也。”他不负师傅之望,后来终于独成一家。徐友泉非常善制仿古铜器式壶,手工精细趣巧,壶盖与壶口之间,作得密不透风。砂壶风格古朴拙雅。如他仿的汉代方扁觯、蕉叶莲房、菱花鹅蛋、分档素耳、小云雷提梁卣,美人垂莲、一回角六子等款式,捏塑精致,仿古尤真。他用泥自如,泥色丰富多变,海棠红,朱砂红,定窑白、冷金黄、淡墨、沉香水碧,榴皮葵黄、闪色梨皮等,种种变异,味道甚浓。
时大彬的弟子不少,还有欧正春、邵文金、邵文银、蒋伯华诸人。其中,蒋伯华制的海棠树干壶最为精美,壶咀与壶把都呈树枝状。他曾以树上的鹰,比喻英雄豪杰,以春睡的海棠,比喻绝代佳人。因此,他所制的紫砂壶上的装饰,大都具有深刻的寓意,耐人回味。陈仲美,安徽婺源人。他本不是紫砂艺人,早先在江西景德镇以制瓷为业,喜欢作玩具,有“类鬼工”之誉。后来,他定居宜兴,改制紫砂陶器,并把瓷雕艺术与制砂工艺结合起来,做得一手好壶。如束竹柴圆壶,极像一把柴枝捆扎在一起,造型富有情趣和浓厚的民间味道。他是一位多才多艺的紫砂名匠,极善雕塑技艺,以花果为主题,草虫作点缀,制造出栩栩如生的紫砂壶,使人爱不释手。他制作的紫砂龙壶,似龙戏海涛,伸爪出目,状甚挚猛;而他雕塑的紫砂观音,却庄严慈悯,神采奕奕。二者皆为精品,有“双绝”之称。他还烧制香盒、花杯、狻猊炉、壁邪、镇纸等紫砂器物,重镂叠刻,技法细腻,极富神韵。
宜兴紫砂器之所以在明代中期盛行开来,是与当时上层社会盛行饮茶之风,特别是文人墨客的爱好习尚有关。明代才子徐文长,诗书画皆精,又十分嗜好饮茶,他在《谢惠虎丘茗》茶诗中,对宜兴的紫砂茶具非常赞赏:“虎丘春茗妙烘蒸,七木宛何愁不上升,青茗旧封题雨,紫砂新罐买宜兴”。李渔更直说:“注莫妙于砂,壶之精者,又莫过于阳羡”。甚至当时的通俗文学作品如《初刻拍案警奇》第二回中,描写汪锡的室内陈设:“壁间纸画周冕,桌上砂壶时大彬”。可见,在明代散茶冲击市场的机遇中,紫砂茶具应运盛行,首先在文人学士弃茶瓯茶碗,而改用紫砂茶具,使紫砂器在社会上占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基于紫砂器特有的性质,作为茶具,其实用性颇高,优点十分突出,并被人们所认识和钟爱。概括起来,有如下七点:
一、用以泡茶,不失原味,“色香味皆”,并使“茶叶越发醇郁芳沁”;
二、紫砂壶经久耐用,即使空壶注入沸水,仍能散发出茶的香味;
三、撮泡茶味持久,不易霉馊变质;
四、紫砂耐热性好,冬天沸水注入,无冷炸之虞,又可以文火纯烧再饮,茶味不改;
五、紫砂器传热缓慢,使用提携不烫手;
六、茶具久用,不显旧,反而更加光泽美观;
七、紫砂泥色丰富,色泽古朴雅致,耐人寻味。
当然,在紫砂器的造型艺术上,比之前个时期,更加臻于成熟,也是紫砂流行扩大的重要因素。紫砂壶形制丰富,古朴雅拙,龙蛋、印方、云雷、螭觯、汉瓶、僧帽、提梁卣、苦节君、扇面方、芦席方、诰宝、圆珠、美人肩、西施乳、束腰菱花、平肩莲子、荷花、合菊、芝兰、竹节、橄榄六方、冬瓜丽、分蕉蝉翼、柄云索耳、番象、鲨皮、云鸡、篆珥等等款式,层出不穷,美不胜收。他们不仅给人以清茗,可沁心脾,而且更增加了品饮间欣赏佳作的艺术美感,使人陶醉。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历史:遗产和赌债
下一篇:紫砂器的全盛时期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