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世界考古:仅仅是用作敬拜神灵吗
来源: https://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巴比伦城内用来敬拜神衹的财宝,确实灿烂夺目。通天塔旁边就是城内宗教生活的中心马尔杜克大神庙。马尔杜克坐在庙里的宝座上。根据希罗多德的记载,这座金像的重量,不下800泰仑(1泰仑约重29.68千克),约等于22吨。

另外有块铭文,把巴比伦围墙里面拜神的地方详列出来。其中有“53座属于各主要神衹,55座专供奉马尔杜克,另有300座地神祠及600座天神祠”;此外,还有近400个祭坛。

兴建那么多建筑物,而且有的还很庞大,需用的人力一定相当多。巴别通天塔被亚述人破坏后,尼布甲尼撒下令巴比伦人重建时,根据铭文所说,他不得不号召“全国各族的人,不分南北也不论内陆或沿海地区,都要前来参加工作”。

尼布甲尼撒死后25年,巴比伦成为波斯帝国的一个省。公元前478年,波斯国王薛西斯一世平定了那里的一场叛乱之后,就任由埃特曼南基弃置。后来附近希拉地方的居民可能前来从倒毁的瓦砾中把砖块拣出,拿去建造房子。

虽然如此,大约在公元前460年,希腊史学家希罗多德游览该城时,依然对埃特曼南基赞赏不已。希罗多德记述说:“它有一座实心的主塔,一弗隆(220米)见方。上面又有一层,再上是第三层,一共有8层,外缘有条螺旋形通道,绕塔而上,直达塔顶。约在半途设有座位,可供歇脚。”庙塔共有七级,他却说有八层,必定是把塔基的土台或塔顶的圣所也计算在内。

他这段简短的描写,在一块珍贵的古碑上有较详叙述。据说此碑得自伊沙基拉,即塔基内的马尔杜克神庙。碑文所记的大庙塔尺寸是,塔基每边长295英尺,高度也是295英尺。考古学家查出,塔基边长的准确数是300英尺。因此碑文所说的数字,似乎相当准确。

巴别通天塔的实际尺寸,超过其他已知的庙塔相当多。因为它属于马尔杜克,所以理应比其他庙塔为大。马尔杜克原是巴比伦一城之神,后来由于巴比伦城长期享誉盛隆,远超美索不达米亚其他城市,马尔杜克就成为一国之神,连极有势力的天神阿努及地神安里尔也失了色。大家改奉马尔杜克为至高无上的神,说他支配整个宇宙。他既是一国之神,又是天下之神,因此不单是军队的保护者——带领士兵取胜的战神,兼且是仁慈的至尊,生命和健康的赐予者,世上财富的保护者。

希罗多德曾记述,巴别通天塔顶上“建有一座大神庙,里面有张精致的大睡椅,铺陈华丽,旁边还有一张金桌子。神殿内并无偶像。假如我们相信那些担任巴力祭司的迦勒底人的话,除了一个巴比伦女人之外,没有人在那里过夜。这个女人不论是谁,只要是神挑选出来的,就可以独自留在那里过夜。迦勒底人又说,神亲自进入庙里,躺在睡椅上休息。但是我不信他们说的。”

巴比伦城至高无上的马尔杜克神,与代替他神圣妻子莎潘妮坦的女祭司象征式结婚,典礼大概是在塔基的神殿里面举行。这项仪式名为阿基图,是新年庆典的大日子。举行庆典时的气氛极端庄严肃穆。这种神圣婚礼的传统,主要是鼓励生育和增产。

希罗多德到过巴比伦后一个世纪,亚历山大大帝在公元前331年到达该城。他本打算重建废塔,后来却不得不放弃这项庞大的工程。据希腊地理学家斯特雷波的报告,单是初步清理原址地面,就需要1万人工作两个月。

希腊征服者到达后,美索不达米亚的伟大文明就毁灭了。许多世纪以来,那些残破庙塔的原来用途,一直都神秘莫测。古代的学者对那些巨大的结构,提出许多学说来解释。公元前1世纪的希腊史学家狄奥多罗斯,到过许多地方。他认为庙塔是天文观测台。祭司当然可能利用庙塔作观测台,因为美索不达米亚人的天文知识很丰富,懂得复杂的计算。崇拜天体,对他们的文化影响很大。他们崇拜日神和月神,还把行星特别是金星奉若神明。

有些学者根据斯特雷波的记载,支持另一种学说:斯特雷波断定巴别通天塔是马尔杜克的陵墓,或者说得确切点,是衣冠冢。考古学家还未能证实这点,因为整座庙塔已毁掉了。它可能只是象征式的假坟茔而已。

后来有人认为庙塔像埃及的金字塔一样,可能隐藏着陵寝和密室。最早到美索不达米亚从事考古的人,甚至考虑摧毁庙塔来解答这个疑问。

其中一位是弗雷斯·内尔。19世纪中叶,法国政府派他率队前往巴比伦考察。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巴比伦南部尼姆拉德泉的庙塔。这座庙塔常被误认为巴别通天塔。弗雷斯·内尔在写给法国外交部长的信中说:“关于幼发拉底河以西尼姆拉德泉那座常被认为是巴别通天塔的纪念塔,罗林森上校(一位英国领事及东方通)告诉我,他以为通进塔内的简便方法,唯有使用地雷把它炸成两半。这样才能进入塔中心。日后我若能与统治尼姆拉德泉一带沙漠地区的阿拉伯人建立友好关系,说服他们允许我试用这种方法,部长大人是否准许我这样做?”

法国政府答允了,可是弗雷斯·内尔致力于巴比伦的研究,无暇与阿拉伯人打交道。当地气候酷热,加上考察工作太繁重,使他身体每况愈下,结果未能实现上述的计划,就与世长辞了。

今天,一般学者都同意,庙塔是建来给神作踏脚处之用,让诸神下凡,降福信徒。虽然这些神都是天上之神,但并非不出天国,还经常参与凡间俗务。他们的相貌总是跟凡人一模一样,还被认为具有人类同样的需要和情感。

当时的人民在生活中,一方面要应付洪水为患,另一方面又要抵受烈日煎熬。我们很容易明白他们和那些祭司身处那种困境中,经常求神赐予帮助的心情。由于他们渴望请神下凡,这才掀起人类历史上最引人仰慕的一个庙塔时代。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中华文化】名播环宇的中国书画
下一篇:世界考古:偶然之中的意外发现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