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收藏与文化】叶昼等人论小说的真实与虚构
来源: https://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叶昼(生卒不详),字文通,明清小说美学的创始人。因为他对《水浒传》等书的评点,已经包含了许多重要的见解。金圣叹等人正是在此基础上将小说评点这种形式加以发展,成为明清小说美学的基本形式。

叶昼认为,《水浒传》所反映的事乃是世上先有之事,然后才借作家的笔墨被描写山来。他说:

世上先有《水浒传》一部,然后施耐庵、罗贯中借笔墨拈出,若夫姓某名某不过劈空捏造,以实其事耳。如世上先有淫妇人,然后以杨雄之妻、武松之嫂实之,世上先有马泊六,然后以王婆实之,世上先有家奴与主母通奸,然后以卢俊义之贾氏、李固实之,若管营、若差拔、若董超、若薛霸、若富安、若陆谦、情状逼真,笑语欲活,非世上先有是事,即令文人面壁九年,呕血十石,亦何能至此哉!亦何能至此哉!此《水浒传》之所以与天地相终始也与所谓世上先有《水浒传》一部,说明《水浒传》所描写的情理内容并非凭空捏造,而是存在于世事中的。正因为世上有这样的事情,所以作家才能借笔墨拈出;否则,若世上根本没有这类事情,即令文人作家面壁九年,呕血十石,也创作不出这样的小说来。譬如世上有淫妇这种类型的人,作家才能创作出杨雄之妻、武松之嫂这样的艺术形象,世上有家奴与主母通奸这样的事情,然后作家才能以卢俊义之贾氏、李固描绘出来等。这说明现实生活是作家创作小说的依据,脱离生活是创造不出好的作品来的。

叶昼虽然强调小说创作要以现实为依据,但他却并不主张像历史著作一样去记录事实,而主张劈空捏造,以实其事,也就是说在追求真实的基础上也允许作家适当的虚构。他说《水浒传》文字原是假的,只为他描写得真情出,所以便可与天地相终始。这说明作家描写现实不应拘泥于外貌事体乃至真名真姓的传达,

而应以事理的真情为依据,真情若能写出,便不必拘于事事如实。他还指出,天下文章应以趣为第一要务,若能写出趣来,便不必非实有其事、实有其人不可,即:

天下文章当以趣为第一。既然趣了;何必实有其事,并实有其人诺一一推究如何如何,岂不令人笑杀超)

因此,叶昼是把真实性与虚构结合起来谈的,看到小说来源于现实又不同于现实的特点。

由此出发,叶昼还认为,小说作品运用适当的虚构是可以的,明容与堂刻(<水浒传〉一百回文字优劣》。

但虚构不等于脱离现实而随心所欲的说梦谈怪,如他说:

《水浒传》文字不好处只在说梦,说怪,说阵处,其妙处都在人情物理上,人亦知之否

……即此回中李小二夫妻两人情事,咄咄如画,若到后来混天阵处都假了,费尽苦心亦不好看。

可见虚构是建立在真实基础之上的,而离开真实一味求奇求怪则于小说无益。这种观念也表现在当时的其他人的论述中,如睡乡居士说今小说之行世者,无虑百种。然而失真之病,起于好奇。知奇之为奇,而不知无奇之所以为奇。舍目前可纪之事,而驰骛于不论不议之乡,如画家之不图犬马,而图鬼魅者,曰:吾以骇听而止耳。这说明小说要于平凡处见奇妙,而不于虚幻处求怪诞。

和叶昼的观点相类似的还有金圣叹、张竹坡、谢肇淛、冯梦龙、脂砚斋等人。

金圣叹(1608—1661年)名采,字圣叹。他也同样强调小说的真实与虚构的辩证统一。如他在《水浒传》第四十回的批语中说:何等奇妙,真天外飞来,却是当面拾得。在第五十四回的批语中说陡然插出奇文,令人出于意外,犹如怪峰飞来,然又却是眼前景色。此所谓天外飞来、怪峰飞来为虚,而当面拾得与眼前景色为实,虚实结合,说明小说既要立足于现实,又要高于现实。因此,他反对脱离现实的一味求奇求怪,提出《水浒传》作者不说鬼神怪异之事,正是他气力过人处。谢肇淛在他的笔记中更说得明白小说野理诸书,稗官所不载者,虽极幻妄无当,然亦有至理存焉。所以他认为凡为小说及杂剧戏文,须是虚实相半脂砚斋在评论《红楼梦》时也说形容一事,一事毕真,《石头》是第一能手矣。又说《石头记》一部中皆是近情近理必有之事,必有之言,又如此等荒唐不经之谈,间亦有之,是作者故意游戏之笔,聊以破色取笑,非如别书认真说鬼话也。一篇愚妇无理之谈,实是世间必有之事。这些都说明优秀的小说创作都体现了真实与虚构的辩证统一。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收藏与文化】汉代釉陶和瓷器
下一篇:【收藏与文化】毛宗岗论历史小说的真实性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