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西安考古】从出土墓志看个别皇明宗室贵族成员的没落
来源: https://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朱元璋开创了大明王朝,其宗室成员作为国家贵族世代受封,享受国家俸禄,但也有个别宗室成员因种种原因被朝廷去除了受封的资格,成为庶民。这些被革除了封号的贵族,他们的政治地位、经济生活没落成什么状况?1990年西安市文物局在西安北郊大明宫乡征集了明秦王府宗室成员琮轩及其妻石氏合葬墓志一块,虽不能全面反映这一状况,但为研究这方面的问题提供了重要资料。
墓志为正方形,已断为两截,四周打制粗糙,边长0.64、厚0.12米。墓志表面四边刻有龙戏珠和卷云纹图案。志文楷书,共22行,满行23字,因磨损字口较浅。现将志文全录如下:
皇明宗室琮轩配石氏夫人同葬墓志铭。
赐进士第前征仕郎礼科给事中奉
敕巡视团营等处军务侍经筵官石谷王准撰。
赐进士第观刑部政平桥胡万里书。
琮轩殿下:生于成化庚子二月初二日,卒于嘉靖辛卯八月十一日,享年五十有二。夫人石氏,生于成化乙巳八月十七日,卒于嘉靖庚寅十月二十五日,享年四十有六。其子诚沟等卜嘉靖十年十一月二十日葬于城北之新茔,从吉兆也。先期持状,请予志铭,按状:公殿下,列号琮轩,我太祖高皇帝五世孙。
秦愍王三世孙,父讳志,母韩氏夫人,琮轩嫡生第一子也。琮轩为人重伦尚义,亲近儒贤,通晓道理且忘势态。居止但取其悠宁,衣食但取其温饱。未尝骄纵耀闾里。与人交际若非道义虽一介不轻取与。夫人石氏,自其归琮轩,三十余年而婢媪咸喜。既馈而翁姑咸赞。女红妇道而府中称悦,为妇、为母罔不式法。天性仁恕,处官闼未尝闻笑语,间有不怿,未尝励声气。生子二:长曰讠咸沟,娶曹氏;次曰诚谍,娶范氏。生五女:长配西安右护卫千户下舍人施廷辅;次配后卫刘汝时;三配后卫千户下舍人夏义;四女、五女具尚幼。
此皆琮轩夫君之实事也。义不容于不讠志,讠志而铭日:天赐尔德,天与尔禄,子孙绳绳,庆衍厥后,其配孔淑,笃生伟器,爵佳城藏此双玉。
从志文可知琮轩讳公,列号琮轩,这一皇室支脉起自明秦王府第一代秦愍王朱,其祖父安定王为朱诸子之一,与秦隐王朱尚炳为亲生兄弟。琮轩与秦惠王公锡同属秦王府第四代,为同宗兄弟。
琮轩为嫡生第一子,生于成化庚子(成化十六年,即1480年)二月初三日,卒于嘉靖辛卯(嘉靖十年,即1531年)八月二十一日,享年五十二岁。夫人石氏生于成化乙巳(成化二十一年,即1485年)八月十七日,卒于嘉靖庚寅(嘉靖九年,即1530年)十月二十五日,享年四十六岁。石氏小于琮轩五岁,早于琮轩一年去世。其子于琮轩卒之当年十一月二十日葬琮轩夫妇于城北之新茔。
清嘉庆二十四年邓廷桢重修《咸宁县志》记明秦王府宗室家族成员墓志,均在西安城南及东南一带原上,现西安南郊及长安区杜陵乡、大兆乡一带有明秦王府宗室墓地多处,有的墓地封土及墓前石碑、神道两侧石刻尚存。多年来西安市所征集的秦王府宗室成员墓志,均出于城南小寨至长安区韦曲北塬一带。在西安北郊发现秦王府宗室成员墓地尚属首次。墓志显示,琮轩家族从父亲起就失去了封号,这一皇明宗室家族为什么失去封号?为什么在北郊另卜新茔?墓志未有记述。
据《明史诸王世系表》统计,明代去除郡王封号的郡王共有174位。去除封号原因可分四类:第一类为无子承袭王位,共142位,占去除王位封号的绝大多数;第二类为未婚先亡或儿子未袭封先亡,共5位;第三类为冒封,以侄子或亲戚儿子冒名顶替封为郡王的,共5位;第四类为以罪削为庶人去除郡王封号的,共5位。另有个别为妾生子,降级授封失去郡王封号的。以罪削为庶人的郡王,有的自尽,有的被赐自尽,有的发往高墙,有的发往祖先坟园守坟,如《明史诸王世系表一》记封于河南开封的周定王宗室成员平乐王安泛“弘治二年封,十三年以罪废为庶人,送凤阳守陵,除”。琮轩家族失去封号的原因,据《明史,诸王世系表一》记载:“安定王尚,愍庶六子,永乐初封,十六年削为庶人,发守愍王坟园,除”。表未记明尚削为庶人的原因,但与平乐王安泛同为发守祖先坟园,安泛明确记为以罪废为庶人,尚削为庶人的原因也应为犯罪,属去除郡王封号原因的第四类。
王府家族成员失去郡王封号的有7位:属无子的4位,为兴平庄惠王志,宜川思裕王秉,阳安喜王秉檄,千阳庄靖王秉榛;属冒顶的2位,为永兴恭定王惟,保安恭懿王秉栈;属犯罪的仅安定王尚1位。
安定王尚因罪削为庶人在永乐十六年(1418年),到琮轩时已一百余年。在这一百余年间,身为庶民的琮轩家族没落到什么程度?该墓志在一定程度上从政治、经济、思想观念方面为我们提供了这方面的资料。
首先在政治方面,因去除了郡王封号,废为庶人,皇室家族显赫的贵族社会地位在该家族中已不复存在,他们在政治上失去了特权,失去了多项特殊待遇。《明史卷一百十六列傅第四诸王》记:明制,郡王“嫡长子为郡王世子,嫡长孙授封长孙,冠服视三品。诸子授镇国将军,孙辅国将军,曾孙奉国将军,四世孙镇国中尉,五世孙辅国中尉,六世孙以下皆奉国中尉。其生也请名,其长也请婚,丧葬予费,亲亲之宜笃矣。”郡王家族成员的母亲、妻子、女儿及女婿按明制规定,也均得到夫人、淑人、恭人、县君、乡君、宗人府仪宾的册封。据前所征集的秦王府宗室成员墓志,墓主均有上列相应封号之一,其夫人均授有夫人、恭人之类的封号,女儿均封县君、乡君。
按常规,琮轩这一秦王府支脉,其祖父封为郡王,父亲志是嫡生还是庶生,志文未有明确记述,但就是为庶生,也应封为镇国将军,琮轩为嫡生第一子,应封为辅国将军,母亲、妻子、儿女按明制也应有相应的册封,但因该家族已废为庶民,这些显示皇室成员荣耀地位的封号已与该家族无缘。琮轩及家族成员的婚丧嫁娶,皇室也未有任何亲亲之宜的表示。以前所见明秦王府宗室成员的墓志,出于炫耀本家族社会地位的目的,志文对其母亲、妻子、儿媳出身门第均有记述,其多出身门第较高。该墓志对此未有提及,可能出身属于一般。
要说皇家气息在琮轩家族成员身上还有所保留的话,在墓志上仅有两点还可以体现出来,一是在墓志四周刻的龙戏珠纹饰还保留着王室成员墓志装饰的特点,其次在取名上还沿袭着皇明宗室秦王府的字辈,以上两点还显示着他们仍为皇明宗室成员之一。
第二,在经济上,该家族尽管削为庶人一百余年,昔朱门酒肉臭的奢侈生活已不复存在,但在以占有土地为基本生产资料的封建社会,他们还不至于没落到贫困的地步,严格说琮轩家族还不属于劳动人民阶层,这从琮轩社会交际及对人生生活态度可以反映出来;社交方面,墓志记“亲近儒贤”。封建社会有知识的人,家庭经济均较富裕,社会地位较高,这样的社交圈子不是劳累终生的劳动人民所能企及的。生活态度方面,墓志记述“居止但取其悠宁,衣食但取其温饱”。追求悠闲,要以基本生活有保障为基础,封建社会,政治上失意、家庭经济较富裕的中小地主对人生、对社会多采取这种态度。为解决温饱问题终日劳做、奔波的贫苦劳动人民是不可能有这种思想的。因此琮轩家族在经济上应属于中小地主阶层。
第三,思想观念方面,墓志记述“琮轩为人,重伦尚义,亲近儒贤,通晓道理且忘世态。居止但取其悠宁,衣食但取其温饱,未尝骄纵耀闾里,与人交际,若非道义虽一介不轻取与”。这段词语虽为颂扬之辞,但也反映了生活现实,语气平和,丝毫未有皇明宗室成员的霸气。琮轩墓志上虽还刻着龙戏珠纹饰,取名上还沿袭着秦王府的字辈,墓志上还尊称其为殿下,但仅剩下一个皇室成员的空壳,皇家威严在琮轩身上表现已不明显了,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作福作威,横行一方的资本,且该家族去除封号削为庶人已百余年,琮轩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庶民家庭,皇家成员的特权意识、皇族出身的自豪感在他的思想上似乎从来就没有感触过。他长期与社会中下层打交道,在思想观念上早已与一般中小地主、平民阶层融为一体了。
由于政治、经济地位的下降,已没落为庶民阶层的琮轩家族,已不能与保留皇室封号、享受皇家各种特殊待遇的皇室成员家族相比,心里上的自卑感,可能是该家族在西安城北郊另辟新茔的原因。
墓志内容反映的琮轩家族去除封号后家庭政治、经济、思想观念变化的情况,为我们了解皇明宗室个别成员去除封号后家庭没落情况提供了一个典型范例。通过此墓志,可以窥见个别皇室成员家庭没落的一般状况。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西安考古】近现代文物的基本特点
下一篇:【西安考古】近现代文物鉴定的基本方法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