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首页 > 收藏文化 > 正文

古代漆器工艺宝库中的瑰宝:彩漆描金楼阁式群仙祝寿钟
来源: http://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我国古代计时器应用历史悠久,根据史书记载和传世、出土的实物,古代计时器大致有表和漏两类。表又分土圭、圭表和日暑。圭表是在土圭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隋书天文志》中将圭表的创制追溯到公元6世纪,但从出土的文物看,圭表创制要比文献记载早几百年。现藏于南京博物馆的东汉墓中出土的圭表,就是最好的物证,以后元、明各代都建有圭表。日晷,汉以前就有出土物发现,至今清代皇宫太和殿前也有设置。表是利用太阳投影的长短或方位计时,因此只有在白天并且是晴天才能有效地计时,而到夜间或遇到阴雨天就无法计时了。漏,即漏壶或壶漏,又称刻漏,它是以壶盛水,利用水均衡滴漏方法,观测壶中“刻箭”,可以不分昼夜计时。据说漏壶创制很早,但有实物证实的,是1968年河北满城汉墓出土的铜漏壶。以后历代漏壶的构造不尽相同,清代宫廷中的铜壶滴漏也有遗存,现陈列在皇极殿的滴漏即为一例,此壶是1799年(清嘉庆四年)清宫养心殿造办处内铸炉处制造的。但随着欧洲先进钟表的传入,西方先进科学文化的冲击,大量精工巧做的进口钟表将计时上有误差的表、漏取而代之。

明末清初,欧洲的钟表由传教士和商人不断带到中国进献给皇帝,立即受到皇帝的喜爱。随着欧洲钟表东流,优良的机械转动技术也传到了东方,使清代的制钟行业很快在中国原有的技术基础上与西方先进技术结合、发展起来,到清康熙时期,机械钟表制造业逐渐兴起,宫廷内设有作钟处,广州制钟业尤为发展,在经济发达繁荣的江宁、苏州一带也兴起了制钟业。

清代皇帝大都喜欢钟表,尤其是乾隆皇帝更是酷爱,清宫内除由各国使臣及显宦经常进贡各式各样钟表外,每年还通过粤海关向英、法、美、德、日、瑞士、意大利等国购进大批造型奇特的钟表。雍正十四年(1736年)还在宫内设立了作钟处,从广州挑选造钟能手,又从西洋请来巧匠,按照皇帝的旨意,制造更钟、自鸣

钟、时乐钟等。宫廷对钟表的需求量极大,凡生活起居之宫殿到处均安装或陈置各种钟表,有的嵌于墙壁,有的镶在假门,包括条案几桌上,凡是帝、后所到之处,不论行宫还是苑囿,无处不摆设钟表,可以说,清代皇帝是伴随着钟表的滴嗒声起居生活和处理政务的。为保证钟表的质量,还通过广东粤海关向西洋购买发条、表盘等等,从造办处当年记载中得知,制作一件大型钟表往往需要几年时间。彩漆描金楼阁式群仙祝寿钟即为乾隆时期清宫作钟处制造的精品,据清宫档案记载:乾隆八年(1743年),乾隆皇帝令西洋人画样,经他御览,作钟处按样制作,于乾隆十四年(1749年)制成。

钟长102厘米、宽70厘米、高185厘米,分上下两层楼阁式。通体髹黑漆,底饰彩漆描金花纹,双层均为金漆围栏,门楣及立柱均描金双龙戏珠等装饰图案。钟体四周及底座绘彩漆描金山水景物和蝙蝠、寿字等纹饰。此钟除了能按时打点报刻外,还有齿轮带动活动的玩意。钟的下层中央,嵌有珐琅表盘,左右是活动的“海屋添筹”和“八仙祝寿”图像。上层楼阁中有三个能关闭的门,每逢三、六、九、十二四个时辰,乐声奏起,三个门自动打开,随即有三个着装鲜艳的小人缓步而出,手持钟碗,待站定后,左边人打“叮”,右边人打“当”,合之为“叮当”,表示一刻,如左右各打四次,即为四刻。到正点时,由中间人打钟报时。报完时刻,三人退入,三门又自动关闭,随后,下层表盘两边开始表演“海屋添筹”和“八仙祝寿”。左边为峰峦叠嶂,楼阁矗立,天际飞临一只仙鹤,口衔一筹;右边幽静的山村里,手持宝物的八仙依次向一老者祝寿,此时钟乐齐鸣,热闹非凡,天上人间,浑然一体,直到乐毕,一切活动终止。此钟美观精巧,新颖别致,寓意吉祥,甚得乾隆皇帝的欢心。尤其是钟体上的彩漆描金花纹,至今仍辉煌富丽,保持它那多姿的风彩。

此钟所用彩漆描金,就是一件器物上同时采用描金与描漆的两种装饰方法,使它具备彩漆和描金的花纹。所谓彩漆,又名描漆。《髹饰录解说》中云:“描漆,一名描华,即设色画漆也。”其做法就是在光素的漆底上,用各种色漆画花纹的做法。“描金,一名泥金画漆”,即在漆底上加描金花纹的做法。漆器上使用描漆和描金的做法,在我国已有悠久的历史,从现有实物看,战国时期的描金,描彩漆器已有很高的水平,如1957年在信阳战国楚墓中出土的彩绘小瑟上的花纹,即使用了描漆与描金两种方法,所绘花纹精美绝伦。经历两千多年的不断发展,至清代的应用更加广泛,凡彩绘漆器常用描金点缀,凡描金漆器又多施绘彩漆来表现色彩斑斓的效果,二者交相辉映,相得益彰。尤其是装饰在此钟上金碧辉煌的描金纹饰之精,工艺之细腻,不能不令人惊叹我国描金漆工艺的精湛技艺和高超水平。

描金漆是我国明清两代最有成就的一种工艺技法,以现有实物为证,最早出现于战国时代的漆器上,到明清两代几乎达到尽善尽美的程度,依其制作工艺之不同,又有一色描金、彩金象描金、识文描金和彩漆描金等几种,成为中国漆工艺百花园中一朵绚丽的奇葩。但有关描金技法,史料上曾有不实的记载,据《两山墨谈》卷十八云:“近世泥金画漆之法出于倭国,宣德间尝遣漆工杨某至倭国使其法以归。杨之子埙遂习之,又能自出新意,以五色金钿并施,不止循其旧法,倭人来中国见之亦舴指称叹,以为虽其国创法,然不能臻其妙也。”所谓

描金之法源于日本的说法是不正确的,其实我国描金装饰之法远在隋唐之际就传至日本,到元、明之际,此法确实在日本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并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形成了他们自己的精美风格。明宣德间派人到日本学到了日本的描金做法,又反过来影响了中国的髹漆工艺,从文献档案中可以清楚看出,中国摹仿日本漆艺主要是描金做法。描金,日本称之为莳绘,大体分为平莳绘、高莳绘和研出莳绘三种。所谓平莳绘,即平涂描金,高莳绘即识文描金的做法;研出莳绘是经过打磨后显现出效果的一种金彩。明代杨埙正是吸收了日本的技法而加以创新。由此不难看出,中日两国的漆工艺正是在这种相互交流的背景下共同发展的。清宫养心殿造办处档案中有关于“洋漆或“仿倭漆”的记载,实际上就是指此法而言。雍正、乾隆时期,造办处制造的这类漆器是所制各种漆器中所占比重较大的一种,而且水平很高,仅举一则档案为例,雍正八年,“内务府大臣海望奉上谕:造办处所做洋漆活计甚好,着将洋漆活计之人每人赏银十两……钦此”。除造办处外,当时外地也盛行这一品种,贡档中有江宁(南京)织造隋赫德进贡“仿洋漆物品”的记载。

如今,皇家御用的这些光彩夺目的描金漆器,已成为我国漆工艺宝库中的瑰宝,仍不减昔日富丽堂皇之风采。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历代珍藏流传曲折宋刊监本纂图重言重意互注点校毛诗
下一篇:中国古代最大的类书明内府钞本《永乐大典》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