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北京赵辛店现碉堡群:疑为日军修造 靠壕沟串连_崇宁通宝
来源: https://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北京赵辛店现碉堡群:疑为日军修造 靠壕沟串连:

▲新发现的3号碉堡从外部看,结构相对完整,两座碉堡均无文保身份

  法制晚报讯(记者 崔毅飞)近日,有市民在丰台区赵辛店村发现了一处碉堡群,系近代军事遗迹。

  当地老人回忆,碉堡是侵华日军所建,但缺少文字记载加以佐证。碉堡身份未知,为其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了解到,有市民还为此张贴了《寻史启事》,期望收获有价值的线索。

  发现

  赵辛店村尚存碉堡群

  2015年,丰台区文物部门对赵辛店村附近的两座碉堡进行了修缮,并设立文保碑。而在近日,长辛店街道合成公社区主任尹喜军发现,赵辛店村现存的碉堡遗迹还不止这些。

  喜爱收藏老物件的尹喜军经常走街串巷,最近他有了新发现,赵辛店的碉堡遗迹还有两座,总数达到四座,呈现出碉堡群的格局,占丰台区现存碉堡文物数量的一半。

  尹喜军说,这些遗迹是当地特定历史时期的独特见证,也许还有他没发现的。但最让他苦恼的是,建造者到底是日军还是中国军队?因缺少相关史料,碉堡的身份难有定论。

  在丰台区文委官网公布的文物名单中,赵辛店村碉堡显示为“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也未说明建造者信息及年代。

  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在现场探访发现,四座碉堡分布在赵辛店村方圆一公里左右的范围之内,位置偏僻、隐蔽。新发现的两座未曾进行修缮,一座被民房和杂物包围,另一座藏在灌木丛中,存在局部坍塌。

  这些碉堡大小基本相同,砖混结构,圆筒形建筑的直径在6米左右,高出地面约2.5米,上扣圆拱形顶盖,形似一块生日蛋糕。每座碉堡开一小门,记者1.85米的身高,在碉堡内可从容站立。

  碉堡设高低位射击孔10余个,好像一双双深邃的眼睛,对周围虎视眈眈,接近360度的防御角度,让人无处躲藏,只不过老建筑历经沧桑,已经没了当年的杀气。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关心碉堡身世的,还不止尹喜军一人。

▲新发现的4号碉堡隐藏在杂草中,很难被人发现

  追寻

  退伍军官张贴《寻史启事》

  云岗路与周口店路交会的丁字路口,是由丰台西部进出市区的主要通道,每天车流不断。细心人会注意到,路口西北角的绿化带内,就隐匿着一座碉堡,一半面对道路,另外一半被圈进了朱家坟五里1号院。在赵辛店碉堡群当中,这座位置最为显眼。

  碉堡的门外,贴着一张《寻史启事》:为确定此碉堡是否为侵华日军修筑,特寻找知情人,如果您掌握相关的历史,如修筑军队、人员、时间等,请与郭延宝联系。

  张贴这张启事的郭延宝,1991年来到赵辛店附近的装甲兵工程学院攻读军事专业,之后工作并且在当地定居。与此同时,他对小区里的这座碉堡产生了兴趣,并将其命名为“朱家坟碉堡学校”,用于国防公益教育,经常组织小学生以及他的战友前来参观。

  “文物文物,物以载文才有价值。”郭延宝介绍说,坦克是移动的碉堡,碉堡是坦克的前辈。碉堡浓缩了进攻与防御等基本作战方法,代表了一个时期的军事水平、作战文化,又是战争的证据,所以说小碉堡联系着国家的大历史。但这又是军事研究领域的冷门,比如赵辛店碉堡的身份,历史信息就存在缺失。

  确如郭延宝所说,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查阅了《日寇在丰台》、《赵辛店村志》、《北京市丰台区地名志》…… 对于中国军队和日军在赵辛店的活动、军事设施只字未提。

  核证

  碉堡疑为日军修造 驻扎小田部队

  现年98岁高龄的赵瑞恒老人,是土生土长的赵辛店村人,是此次最年长的受访者,由于老人听力较弱,交流并不顺畅。赵老只记得,1937年,日军在赵辛店、朱家坟一带修筑兵营,但军事物资经常丢失。为此,日军开始修筑碉堡防御,用的都是中国民工,但就碉堡的数量,他已记不清。

  88岁的赵学勤老人证实,1938年-1939年之间,日本人在赵辛店修造碉堡,他见到过三处,用于防卫兵营、把守路口。日军投降的时候,八路还从赵辛店的兵营里抢走了一些武器装备。

  此外,记者在当地还询问了10位70岁左右的老人,有人推测碉堡是中国军队修建。但多数人还是指向侵华日军,并且提到了“小田部队”的名字,称在此驻扎的日本官兵多来自于日本广岛。

  曾有碉堡10余座 靠壕沟串连

  现年74岁的李华,不曾离开赵辛店村,距离他家二三十米远,便是一座碉堡。日本人战败那年,两岁的李华尚不记事。但他听父辈们讲,1937年以后,日军在赵辛店一带布设兵营,有炮兵、步兵、骑兵。在房山坨里、涞源的战事,也从赵辛店派兵。

  李华告诉记者,村子周围有循环铁道,日本人欲控制交通,因此设兵营、造碉堡,加上一些暗堡,附近曾有10多座,碉堡之间靠壕沟联系,士兵可在战壕内行走。过去听老人讲,碉堡里成天支着机关枪,晚上老百姓都不敢出门。日本兵12人一队,经常打着“膏药旗”巡逻。

  李华回忆说,日本人走后,国民党军队曾短暂进驻这座兵营。解放军打过来时,炸毁了不少碉堡,地里都是碎砖。最后留下来的四座碉堡,和他小时候比变化不大。

  老人家特别提到,日军在赵辛店附近处决过战俘。他们自己人若在外战死,则取下头颅、带回兵营附近火化,骨灰最终送回日本。

  牲口被扣 民众不敢接近碉堡

  83岁的王俊是南岗洼村人,儿时经常在赵辛店一带放牲口,曾与日本兵发生摩擦。

  王俊回忆,过去赵辛店一带基本都是荒地,日本人来了以后,在当地屯兵设防、建造碉堡。碉堡为半地下,高出地面不多。日本兵普遍矮小,身高超过1.7米的人不多,他经常看到骑挎斗摩托车的日本兵。

  日本人在的时候,老百姓一般不敢靠近碉堡,王俊10岁那年(1943年),在碉堡附近放马、放骡子,距离碉堡二三百米远,被两个日本兵叫住:“小孩,什么地干活?”好在有惊无险,牲口虽然被扣留,但把他人放走了。

  王俊回忆,为了要回牲口,家里大人找到附近北岗洼村的老吕家,这家人可能和日本人有些来往,帮忙把牲口要了回来。

2号碉堡已有文保身份,但并无详细史料,从内部看上面密布着机枪眼

  观点

  建材工艺形似来自日本

  北京市文物古建工程公司于2015年在丰台区一共修缮了六座碉堡,其中就包括赵辛店的两座。项目负责人张宝全告诉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他们在修缮之初,拿到一份批复文件中注明的是“抗战遗址”,但未说明具体的始建者。

  就他的经验判断,赵辛店碉堡用的是解放前的老砖,而且水泥标号很高、非常的坚硬,而解放前水泥很少,判断其像是日本人的工艺。

  北京市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刘卫东分析,从碉堡密布的枪眼来看,日军修造的可能性比较大。在相关史料稀缺的情况下,当地老百姓的口碑成了判断碉堡身份的唯一参考。

  今天上午,丰台区文委文物科工作人员肖先生告诉记者,市民在赵辛店新发现碉堡遗迹,他们之前并未听说。赵辛店碉堡的建造者是谁?他们也缺少这方面的资料,感觉的确不好找,日后还是要请相关专家进行帮助。

(文章来源:法制晚报 文并摄/记者 崔毅飞 新闻观察员 尹喜军)



阅读推荐:
崇礼水晶屯金墓铜钱
星运苹果亮相2012北京国际创新珠宝展_现代钱币收藏
印泥
纪念币发行第二天身价就翻倍_古玩拍卖
【玉收藏】商代时期的玉龙有哪些特点
当代篆刻名家
【中国文化】景山五座亭子内的五方佛趣谈
【中国史】宋的学术思想和文艺
杯有哪些经典的样式
【收藏与文化】比基尼泳装的由来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江西省长:海昏侯国遗址将打造成重要文保单位_钱币收藏纸币
下一篇:草图成全了艺术家的创造_收藏钱币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