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鉴别铜器各有侧重潘氏家族护鼎归公
来源: https://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老行家拿起件两三千年前的铜器,用眼一看,略加思索,便很快做出判断,说出年代与真赝。所以,外行人看有经验的老古董商好像是高深莫测的神秘人物。其实并不神秘,他们是在长期鉴定经营青铜器的实践中,在头脑中形成了一套不成文的鉴定程序,心中有数。譬如说,看铜器先看到的是器式(造型),什么形状叫什么名,是鼎是钟;看锈色,分出新坑、熟坑,一闻便知是不是后做的假锈;看铜质,分清是不是青铜、是什么朝代的青铜;花纹有讲究、款识的说道多,笔者另作文章再细说。

古董商看铜器,不以有无款识、铭文作为鉴别古铜器真赝

之依据,但头脑中却有一套固定的模式;款居内而凹,识居外

而凸。夏代铜器款识的字体似图形像鸟迹,称之为阳文古字、

鸟迹篆。商代铜器款识字体似鸟迹的少,虫鱼象形的多,称之为虫鱼篆。周代铜器款识字体,仍有虫鱼象形字而杂以大篆,东周之后有小篆象形文字。秦器大小篆兼有,汉初袭用小篆,后用隶书。

金石学者搜集收藏铜器,侧重对器上款识、铭文的研究、考证。不仅研究字的形状变化,还研究字音字义以及铭文的文章结构、内容、意义等等,同时,还要用以训诂考据,并作为书法、篆刻技艺之渊源进行探讨和应用。

潘文勤鉴定古铜爵杯,只见上有精忠报国,又有岳珂建造的文字,便断定是岳飞孙子岳珂铸造的岳武穆祠中祭器。因为他不注重铜质的对比考证,再说宋代的铜器在当时金石学者的心目已不列入古代贵重器物,考古研究的用处不大,所以也就是一说了之,自己也不收藏它。岂料著名金石收藏家一语千钧重,计文卿记在心中,考证对比铜质,师徒两代人研究,得出结论是:潘文勤说的不对。

但是,金石学家、古董商鉴定古代铜器不可能说十拿九稳,看走眼、说错话在所难免。潘文勤没看准一件爵杯,并不影响他是咸丰、同治、光绪三朝朝野闻名的大收藏家、金石学者。特别是筑攀古楼收藏大盂鼎、大克鼎,引起国内外收藏家的关注。光绪十八年(1892)时,两鼎铭文的拓本,每本黄纸拓本值银1两,白纸拓本值银2两。光绪二十六年(1900)前后,黄纸拓本每本售价15两纹银,白纸拓本每本25两纹银。琉璃厂古董商只能见到两鼎铭文拓本,见过鼎的人是很少几位。

老古玩界传说:潘祖荫得大盂鼎较早,约在左宗棠任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率军出征新疆,讨伐阿古伯,收复天山北路、南路之后,也就是光绪二年(1876〉前后。而得大克鼎则是光绪十六年(1890)了,因为大克鼎是光绪十六年初于陕西扶风任家村出土。德宝斋门人毛润甫讲,大克鼎出土后被天津一位大盐商买到手,盐商有钱但不懂金石文字,鼎上的铭文多,请德宝斋掌柜李诚甫给鉴定。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翁同龢评说《洛神图》庄虎臣摘下《陋室铭》
下一篇:潘文勤鉴定古铜爵杯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