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来源: https://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荣宝斋原先的字号是松竹斋,何时改的?为何改字号?据琉璃厂南纸行、古玩行的老年人讲是光绪二十年(1894)改的。《翁文恭公日记》中记载:光绪癸已正月二十五日,赴琉璃厂义仓、荫轩前日有书来约;至则荫翁先在,于仓神前行礼。殷秋樵、黄慎之及毓赞臣(俊)、牛俊臣皆在,少坐即归。光绪癸已是光绪十九年,牛俊臣乃松竹斋经理。光绪十九年,翁夫子来琉璃厂时松竹斋仍经营着,为什么要改字号呢?金梁《光宣小志》中透露出端倪,书中说:琉璃厂为都城文物所聚,余下车,即往游。各商店方备考具:笔则贺莲青,墨则一得阁,而纸必懿文斋,以试卷向由松竹斋承办,已改归懿文斋也。传说自乾隆年代中经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中期,六个朝代的科举试卷皆由松竹斋承办。这家南纸店以承办科举试卷为主,经营南纸、文玩,还刻印刊出一些小的印刷品,供宫廷和官员们所需。由于牛俊臣在经营中得罪了委托承办科举试卷的衙门,多年的生意被懿文斋夺去,一气之下将买卖倒了出去。光绪二年,由椿树胡同张家出资将全部货底倒了过来,聘庄虎臣为经理,开荣宝斋。

庄虎臣,名殷杰,通州西集镇谢楼村人。他经营荣宝斋,不承办科举试卷,另辟途径,出售《靖绅录》(《缙绅录》是清代官场流行的职官姓名录,由书坊逐年刊行);效仿论古斋办艺苑画廊,论古斋陈列古代名人字画,荣宝斋陈列当代名家字画,还开展挂笔单业务(挂笔单业务是代书画家收件、付件及收取笔墨费)。

翁同龢是光绪年代的著名书画家,但他的书画不挂笔单,他就是不卖自己写的字和画的画,却不断来琉璃厂到论古斋和荣宝斋观赏古今名人字画,给古玩界留下翁夫子评说《洛神图》,庄虎臣摘下陋室铭的传说。

光绪十五年前后,论古斋藏画处萧维邦应广东著名书画收藏家叶云谷之约,赴广东拜见冯展云、吴荷屋、叶云谷和海山仙馆主人,观览他们收藏的名家书画。数月交游,搜集到名人字画数百幅,用资数万两,饱载而归。

李葆恂《海王村所见书画录》中记载:余自夏六月到都,日游厂肆,所见皆下驷,至十月,论古斋萧姓,自粤东得吴荷屋、叶云谷、冯展云暨海山仙馆各家收藏名画数百件,始得纵观;于是梁蕉林、高江村两家著录,所谓稀世之迹,并得寓目。

萧维邦将从广东收购到的历代名家真迹数百幅,在论古斋展出,轰动京城文化界、古玩界,引起朝野文人学士的极大兴趣。翰林临门、尚书驾到,光绪帝的师傅翁夫子光临观赏。此时的翁同龢已是五十余岁了,看字画要戴老花镜。萧维邦捧出《洛神图》请夫子过目。

《洛神图》画卷为绢本,高尺余,长约八尺余,工笔著色,

洛神驾六龙车,冯夷击鼓,川后静波,并与赋意合;人物树木,古朴肃穆,如见太古时物,令人生敬慕之心。

梁玉立题签,《顾恺之洛神图》下有一行小字:蕉林珍玩。明代著名书画家董其昌题:内府所藏,大都无前人題跋,盖进御时剪去,恐有国讳,或不尽作庄语故耳。此朱成国时,尚方给以代官俸者。卷首有顾恺之洛神图标目,展转至余失之;乃李伯时家藏,洗玉池,陇西图款,可辨也。顾长康画,海内惟此卷与顾氏女史箴,真名画之天球赤刀也。

翁同龢仔细观赏,沉思片刻说:顾恺之《洛神图》乃海内第一名迹。董其昌题中有乃李伯时家藏之语句。他问萧维邦:你可知李伯时?

萧答:李公麟,字伯时,号龙眠居士,北宋画家,金石学者。他收藏钟鼎碑碣石刻和书画,还是位鉴赏收藏家。

翁说李伯时作画用纸有讲究,他自己创作用澄心堂纸,临摹古画则用絹素。这《洛神图》画卷乃絹本,我疑为李公麟临摹顾长康之作也。李公麟作画以立意为先,布置缘饰为次,是从临摹顾长康之作而得顾长康作画意在笔先,画尽意在。故而东晋的顾恺之与北宋的李伯时之作,有相同意境和笔法。翁夫子说完话,看萧维邦的神色坦然,并听他说道夫子博学多闻,维邦愿听指教。于是,翁夫子继续说:

顾恺之先是临摹前人之作,现收藏在皇宫里的《〈女史箴〉图》是他临摹西晋张华之作。《女史箴》为约束宫廷嫔妃的规诫(注:1900年八国联军侵人北京时,《〈女史箴〉图》被英国兵从清宫劫去,现收藏英国伦敦博物馆)。《洛神图》乃李公麟临摹顾恺之之作。

萧维邦不肯定也不否定翁同龢之评说,而拿出明代画家王鼎临摹顾恺之的另一幅《洛神图》,请夫子观览,并介绍说王鼎、王赞元摹仿董源、然的山水,精妙乱真。他临摹的这幅《洛神图》也很好。

翁同龢说:北宋李公麟、明代王赞元,我看王赞元的临本,如翻砂古器,虽涂饰青红,亦觉斑斓可爱,而古质朴拙之趣都尽。李公麟临本价昂不可得,以五十金购此虎贲,留老成典型可也。

此事为红螺山人所知,在《洛神图》中红蟝山人的识文上写道:尚书非不能以多金得此卷者,叶公好龙,自古叹之!这段书画界的轶事趣闻,自论古斋传出后,已传说百余

年。

光绪二十年(1894)后,荣宝斋开张不久,翁同龢下早朝后来琉璃厂,先到路南的清秘阁换下朝服,穿上便装,走进路北的荣宝斋。荣宝斋经理庄虎臣侍候。他见荣宝斋的陈设没清秘阁那样古朴肃穆,而是书画满堂,四壁生辉。翁夫子浏览近代书画家的作品,偶然见到一幅《陋室铭》中堂,落款是翁同龢,便仔细看了看,又想了想:我没抄录过刘禹锡《陋室铭》呀,怎么这字像是我写的?!上面书款印章也都像是我的。他坐下沉思良久,一语不发。

庄虎臣见翁夫子皱眉不悦,联想到是不是他不愿将自己的作品在商家陈列出售,有失帝师之体统?故而言道:这是韩懿轩买古旧纸时,夹带来您的墨宝,在我这里只陈列不出售。

翁同龢说:这幅中堂很像是我写的,可我从未抄录过《陋室铭》。此乃俗人鱼目混珠之作,摹仿得很相像,功底不浅。乾隆爷的御笔好多是别人代劳,今日难于分晓。我翁同龢从不请人代笔,今却有人摹仿我的笔迹,在你们荣宝斋这里冒充我写的。

庄虎臣听翁夫子这么一讲,忙将《陋室铭》摘下,拱手称谢说:多亏夫子指教,不然我们卖了假字画,自己还不知道呢!此后,我们要慎重展出名人字画,决不展出仿作。翁夫子点头一笑。

庄虎臣摘下《陋室铭》之后,去找韩懿轩询问这幅仿作的

来路。韩懿轩说出是自己的笔墨,并当面挥毫,令庄虎臣刮目相看。

韩懿轩住在琉璃厂观音阁,买卖古旧纸和旧字画谋生,贫苦而勤奋。他在一位为富人撰写碑文的落魄举人的指教下,练习书法,摹仿翁同龢、杨守敬的字体,十年苦功夫,摹仿得真仿难分。后来在他的影响下,清末民初时,观音阁又出了一位阎御笔,仿乾隆御笔是假赛真。而今谁又能鉴别出他们二位的仿作呢?恐怕早被人们作为真品收藏了。韩懿轩于光绪二十八年(1902)在琉璃厂开设悦古斋文玩处,民国十八年11939)由其子博文继营,1956年加入公私合营。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买古玩先看第一眼不论真赝都能嫌钱
下一篇:鉴别铜器各有侧重潘氏家族护鼎归公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