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西方近代考古学的传入
来源: https://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鸦片战争后,中国社会已开始酝酿一场变革,中国人也的确需要一场变革来振兴自己的国家。在中国国内,以洋务运动为开端,大量介绍西方思想的书籍被翻译成汉语在中国的社会中广为流传。中国人在沉睡了太久之后开始睁开双眼迫不及待地寻找在沉睡中失去的国家的强盛和尊严。〔美〕弗兰克.J.古德诺:《解析中国》,第108页,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98年。近代考古学和博物馆学的理论与实践在这一时期也开始逐渐在中国传布,并促进了中国近代文物事业尤其是博物馆事业的诞生和初步发展。


欧洲近代考古学的诞生与鸦片战争爆发同期,当时只有两个国家对古物的兴趣转变成为系统的研究,并试图从古物中提炼出史前时代的某些史实。这就是丹麦和瑞典。1840年在这两个国家奠定了科学考古学的基础。〔英〕格林.丹尼尔:《考古学一百五十年》,第44—45页。文物出版社,1987年。中国考古之风源远流长,硕果累累,但最终并未发展成为以科学研究为目的、以田野调查与发掘为主要方法的近代意义上的考古学。19世纪下半叶,随着中国与西方世界的接触日趋频繁,为数不少的西方传教士来华以及部分中国知识分子走出国门,正是他们把当时在西方还只是初兴的考古学知识介绍到中国,早期以传达西方最新的考古消息为主。李孝迁:《西方史学在中国的传播(1882—1949)》,第124页,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如同治十三年(1874年),美国传教士丁韪良在《中西闻见录》上发表的《古国遗迹》一文中,向中国国内最早报道了一年前谢里曼发掘希腊特洛伊古城遗址的消息,在文章中他还附带介绍了欧洲各国的近代考古活动;光绪二十年(1894年)元月,英国传教士艾约瑟在上海皇家亚洲文会做了题为《史前考古》的演讲;当时出版的《集成报》也曾多次报道过欧洲和中东地区的最新考古发现。在考古学理论传播方面,丹麦汤姆森的“三期论”也是经由寓华传教士引入中国,同治十二年(1873年),美国传教士玛高温与华蘅芳合译之《地学浅释》一书中,即以“三期论”为理论依据,将人类文明发展史分为石刀、铜刀、铁刀三个阶段;光绪十七年(1891年),英国传教士傅兰雅在《格致汇编》上发表了《地学稽古论》一文,继《地学浅释》之后再次“按人所用之器物可分人世为三期:一为石期,二为铜期,三为铁期。石期之人皆粗野,铜期之人稍聪明,铁期之人才智大开……。”李孝迁:《西方史学在中国的传播(1882—1949)》,第127页。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

此外,晚清以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官员出使外国,他们之中的嗜好金石之士往往在旅途或驻在国开展考察或文物搜集活动。如许多官员在前往欧洲考察的途中曾经在埃及逗留,不仅参观了大金字塔,而且回国时搜集了一些文物,带回了一些重要的文物和浮雕拓片。清末著名金石学家端方就曾在埃及搜购“原石”,总数达40余件,包括木乃伊石棺铭文、碑铭、拓片等,刘文鹏:《埃及考古学》,自序第7页,三联书店,2008年。对于近代考古学有了一定程度的感性认识。

在接触了欧洲近代考古学理论之后,部分有先见之明的中国人即开始着手应用,特别是充实了晚清变法维新运动的理论体系。如康有为就曾在万木草堂向学生介绍过“三期论”,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梁启超在《变法通议》一文中亦采用了“三期论”的观点,称“有生以来,万物递嬗,自大草大木大鸟大兽之世界,以变为人类之世界,自石刀铜刀铁刀之世界,而变为今日之世界”。与此同时,部分中国学者就中国传统的金石考据之学与欧洲近代考古学也做了初步的比较,如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蒋观云在《新民丛报》上发表了《世界最古之法典》一文,指出欧洲近代考古学与中国传统的考古活动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前者的理论与实践皆从“事迹实验得来”,“与我国学者从纸片上打官司,断断不休,盖有异矣”。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刘师培亦指出中国传统金石学缺乏田野发掘的佐证,“惜中国不知掘地之学,使仿西人之法行之,必能得古初之遗物”。及至20世纪初期,中国学者更是将欧洲近代考古学理论运用于治史实践之中,如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出版的周维瀚著《西史纲目》中即按进化论和“三期论”,将人类的史前历史依照所使用的器具分为铁级、铜级和石级三级,其中又将石级细分为精石级和粗石级,李孝迁:《西方史学在中国的传播(1882—1949)》,第132页。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类似于以后所指之旧石器时代和新时期时代概念。晚清时期,与考古学相关的课程还逐渐进入了高等教育的课堂,金石文字学、古生物学等都被列为京师大学堂史学门的选修课。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黄节、邓实等发起成立国粹学堂,其拟开设之课程中就包括考古学一科,其中又具体分为钟鼎学、石刻学、金石学史、美术史等子课程。李孝迁:《西方史学在中国的传播(1882—1949)》,第133页。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

晚清时期,一方面,中国学者开始接触并接受了欧洲近代考古学理论,并在一定范围内学以致用;但另一方面,在外国人在华考古与探险活动愈演愈烈之际,中国学者仍然恪守传统金石学的研究传统,重视理论而轻视实践,一直到辛亥革命之前都没有什么科学规范的考古调查与发掘工作开展。这种状况一直到民国初年新文化运动的兴起对传统思想道德进行猛烈冲击后,随着社会文化大环境的变迁才逐渐有所改善。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中国近代文物事业的发展给予近代中国社会强有力的精神文化支持
下一篇:文物事业管理体制与机构的演进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