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首页 > 收藏文化 > 正文

【中华文化】惟悟乃为当行乃为本色
来源: http://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严羽以禅喻诗的又一个根本特点及主要内容,是将禅宗认识中悟的方法引入诗论,强调了诗歌的欣赏与创造亦如佛禅对于道的体悟,有一个通其道而入其神的过程。他说:

禅家者流,乘有大小,宗有南北,道有邪正;学者须从最上乘,具正法眼,悟第一义。若小乘禅,声闻辟支果,皆非正也。论诗如论禅:汉、魏、晋与盛唐之诗,则第一义也。大历以还之诗,则小乘禅也,已落第二义矣。晚唐之诗,则声闻辟支果也。……大抵禅道惟在妙悟,诗道亦在妙悟。且孟襄阳学力下韩退之远甚,而其诗独出退之之上者,一味妙悟而己。惟悟乃为当行,乃为本色。然悟有浅深,有分限,有透彻之悟,有但得一知半解之悟。汉、魏尚矣,不假悟也。谢灵运至盛唐诸公,透彻之悟也;他虽有悟者,皆非第一义也。

所谓禅道惟在妙悟,诗道亦在妙悟。说明诗和禅都贵在妙悟,这正是它们的相同之处。但妙悟本身又包含着不同的意义,例如就佛教诸流派来说,虽都重妙悟,但妙悟的方式又有所不同。就禅宗而言,北宗重渐修、渐悟,而南宋自惠能开始就重顿悟。宋元以禅喻诗之风,亦将禅家的渐悟和顿悟一并用来喻诗之悟,并加以贯通,认为诗之妙悟乃由渐修而趋于顿悟。如包恢说彼参禅固有顿悟,亦须有渐修始得。顿悟如初生孩子,一日而肢体已成;渐修如长养成人,岁久而志气方立。此虽是异端,语亦有理,可施之于诗也。半山云: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某谓寻常容易须从奇崛艰辛而入。就严羽而论,其实也是如此。他所说的悟第一义,就是要求要对上乘之作加以玩味、体验,要对其反复的熟读、熟参、朝夕讽咏,、枕藉观之,如此久之自然悟入。即由悟第一义面进入透彻之悟。他在《沧浪诗话诗辨》中说:

工夫须从上做下,不可从下做上。先须熟读《楚辞》,朝夕讽,泳以为之本;及读《古诗十九首》,乐府四篇,李陵、苏武、汉、魏五言皆须熟读,即以李杜二集枕藉观之,如今人之治经,然后博取盛唐名家,酝酿胸中,久之自然悟入。虽学之不至,亦不失正路。此乃是从顶預上做来,谓之向上一路,谓之直截根源,谓之顿门,谓之单刀直入也。

在创作中,有时诗人会突然悟得,忽然而来,浑然而就,但都是渐修积累而成,非纯为随心而至,不知所以之事。

其实在宋代,由禅悟而讲诗悟的人甚多。如徐瑞《雪中夜坐杂咏》之一文章有皮有骨髓,欲参此语如参禅;我从诸老得印可,妙处可悟不可传。戴复古《论诗十绝》之一个里稍关心有悟,发为言句自超然。范温《潜溪诗眼》识文章者,当如禅家有悟门。夫法门百千差别,要须自一转语悟入。如古人文章直须先悟得一处,乃可通其他妙处。曾儿《读吕居仁旧诗有怀》:居仁说话法,大意欲人悟。姜夔《白石道人诗说》文以文而工,不以文而妙;然舍文无妙,胜处要自悟范晞文《对床夜语》卷二盖文章之高下,随其所悟之深浅。若看破此理,一味妙悟,则径超直造,四无窒碍,古人即我,我即古人也。而对于悟的理解也和包恢、严羽一样,渐修与顿悟、工夫与悟入兼而并重。如韩驹《赠赵伯鱼》说学诗当如初学禅,未悟且遍参诸方,一朝悟罢正法眼,信手拈来皆成章。吕本中《与曾吉甫论诗第一帖》悟入之理,正在工夫勤惰间耳。如孙长史见公孙大娘舞剑,顿悟笔法。如张者,专意此事,未尝少忘胸中,故能遇事自得,遂造神妙;使他人观舞剑,有何干涉。非独作文学书而然也。杨万里《和李元麟二首》之一句法天难秘,工夫子但加。参时且柏树,悟罢岂桃花?要共东西玉,其如南北涯!肯定谈个事,分坐白鸥沙。吕本中《童蒙诗训》说得更明白作文必要悟入处,悟入必自工夫中来,非侥幸可得也。如老苏之于文,鲁直之于诗,盖尽此理也。今人钱钟书说夫悟,而曰妙,未必一蹴即至也;乃博采而有所通,力索而有所入也。学道学诗,非悟不进。说明作诗赏诗虽重顿悟、妙悟,然非有渐修玩味、工夫积养而不能入悟。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中华文化】穷山水登临之美
下一篇:【中华文化】以禅喻诗与以禅衡诗辦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