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史海闲话】刘公岛殉国视死如归
来源: https://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大东沟海战后,由于清廷指挥无方与官僚机器的腐败,中国军队在各战场都连续遭到失败。北洋水师舰队遵照李鸿章“避战保舰”的命令,退守在山东威海刘公岛基地里,于1895年1月底被日军从水陆两面包围,进退+能,后援切断,陷入绝境。刘步蟾与爱国官兵一道,拒绝投降,拚死抵抗。2月4日深夜,黄海海面上风雪大作,漆黑一片,日鱼雷艇从威海南口进港偷袭。刘步蟾急忙指挥定远舰发炮轰

击,炸毁了多艘日本鱼雷艇。但是敌人发射的一枚鱼雷也击中了定远舰。定远舰负重伤,不能再航行。刘步蟾下令砍断锚链,将受重伤的定远舰驶到刘公岛南岸浅滩搁浅,作水上炮台使用,继续与日军作战。

2月10日,形势更加危急,定远舰上的炮弹已经打尽,无可再战。眼看刘公岛即将沦于敌手,丁汝昌下令自行轰散水师各舰,以免资敌。

刘步蟾带着悲愤的心情,立即执行丁汝昌的命令。他看到定远舰倾侧着巨大的钢铁身躯,静静地矗立在离岸不远的浅水中,遍体鳞伤,锈迹斑斑,就像一位身经百战、最后负伤倒地即将死去的伟岸的大将。刘步蟾含泪率官兵与这艘朝夕相处已十年、功勋卓著的巨舰告别,然后指挥一艘炮艇仔细牵引着一颗水雷,缓缓地漂向定远舰。随着一声巨响,定远舰轰散沉没了。

在这同时,靖远舰也用鱼雷自行轰散。

在这之前,来远舰与威远舰则被日本鱼雷击沉;镇远舰触礁负重伤,镇远舰管带林泰曾自杀……

北洋水师到了最后的时刻。

定远舰沉没当夜,刘步蟾带着一颗破碎的心,走进了一间小屋,自行配好鸦片烟水喝下,自杀殉国。他实践了自己的“苟丧舰,将自裁”的誓言。这位中国第一代最优秀的留洋学生与海军将才,这位热爱中国、周游世界、追求新思想与新知识、一回国就令家中妇人不许缠脚的新式军人,这位指挥有方、奋勇杀敌、功勋卓著的北洋水师副司令,悲壮地离开了人世。他英勇的死再次证明了泰莱诬蔑的虚妄,视

死如归的爱国军人是不可能在炮火连天的黄海海战中畏敌避战的。

九泉之下,刘步蟾的许多马尾同学与北洋水师战友正等待着他的到来:英勇阵亡的邓世昌、林永升、林履中、黄建勋、忧愤自杀的林泰曾……

刘步蟾自杀后不久,丁汝昌也吞药自尽。镇远舰大副杨用霖在下令向敌开炮用尽所有炮弹后,用手枪对准自己嘴里开枪死去。

随后,北洋水师全军解体。

日军占领刘公岛后,于1896年派人打捞定远舰残骸。他们将打捞起来的军舰舰体残损材料运回日本,在北九州的大宰府建起一座“定远馆”,陈列展出,作为战果炫耀达半个世纪。这是中国的耻辱馆,一直维持到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北洋水师的另一艘铁甲舰镇远号则在负伤后被日军俘获,修理后被编入日海军舰队服役,狂妄的日本人竟连舰名也不改。此舰参加了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与1904年的日俄战争,直到1912年因舰体陈旧,才被当成废船出售,随后在横滨解体。

刘步蟾的悲剧一生与定远舰的沧桑历史,就是整个北洋水师的缩影,也是中华民族近代灾难与奋斗、失败与屈辱的象征。

严复并未与伊藤博文同学

1988年上映的电视政论剧《河殉》第六集《蔚蓝色》在论述中国近代化过程时,提到了中国近代著名思想家严复。它这样写道:

“清朝政府最早派送到英国学习海军的留学生严复,日后并没有去当一名战舰指挥官,而是成了思想启蒙

,……然而,当严复参与其事的百日维新惨败之时,日本的明治维新却成功了。当这位中国近代的伟大启蒙者在封建势力的打击下,一步步放弃改良思想,最终倒退到孔孟之道的怀抱里去的时候,他在英国海军大学的同学伊藤博文,却连任日本首相,率领这个岛国迅速跨进世界强国之林”。

其中,关于严复与伊藤博文在英国海军大学同学的说法由来已久,并被多种有关著作所引用。其实,却是子虚乌有的不实之词。

据考:早在清末民初,正当严复翻译的《天演论》、《法意》、《原富》等大量著作在中国广泛传播,严复的声望如日中天,而中国日益衰弱贫穷、任日本等外国列强任意欺凌之时,中国社会上流传着有关严复的一条轶闻,说是严复曾与

日本首相伊藤博文为留英的同班同学,期末考试时,常是严复得第一名,伊藤博文得第二名,因此共被欧洲人誉为“东方才子”。1879年,这两人带着学到的西方学问,怀着振兴祖国的宏图大志,各自回到中国与日本。但两人的际遇不一样:严复回到中国,中国政府对他十分冷淡,只遣来一位小官相迎,分派工作时又毫不重视,仅让他担任福州船政学堂的一名教员,使严复久怀的富强祖国的大志不能得以实现,终日闷闷不乐,竟至抽鸦片消磨壮志;而伊藤博文回到日本时,日本政府高度重视与推崇,天皇亲自前往码头迎接,随后又让他担任首相之职,让他领导日本进行了一系列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改革运动,使日本一跃变为世界资本主义强国,并在甲午战争中以小小三岛之国打败了老大的中国……

这条轶闻在社会上愈传愈广,内容也越增越多。到了本世纪20年代,竟被人们认作信史而加以引用。如1921年10月21日严复病死后,他的同乡兼友人陈宝琛在所撰的《严君墓志铭》中就写道光绪二年(按:应是光绪三年),派(严复)赴英国海军学校肄战术及炮台建筑诸学,是时日本亦始遣人留学西洋,君试辄最,……而日本同学归者,皆用事图强。”这里写了严复与日本人在英国留学同学及归国后的不同际遇,但没有点明日本同学的姓名,没有明确指出其中有伊藤博文。到了20年代中期以后,一些有关严复的著作就写得更明确了:

北京大学刘复(半农)教授在其1926年由北新书局出版的诗集《扬鞭集》中就写了严复留学期间考试名列伊藤博文之上的事;

后来,钱基博《现代中国文学史》、杨荫深《中国文学家列传》均引此说;王蘧常的《严幾道年谱》与蔡冠洛的《清代七百名人传》中严复传记也都从之。如《清代七百名人传》就此写道:

“(严复)光绪二年,派赴英国海军学校,肄战术及炮台建筑诸学。是时日本亦始遣人留学西洋,伊藤博文、大隈重信之伦皆其选也。复得最上第……”

这里不仅复述了多年的传闻,而且在严复的留英日本同学中,除伊藤博文之外,又多了另一个日本近代政坛著名人物大隈重信。

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期,上述说法更被多种有关著作与文章广泛采用。《河殉》则是其中影响最大者。直到1989年10月7日北京《团结报》刊登的一篇题为《才子的不同命运》文章中,还这样写道:

“百余年前,我国早期留学生严复,以第一名毕业于英国名牌大学_牛津大学。同学日本人伊藤博文名列第三。伊藤回日本后,明治天皇立即重用为内阁总理大臣,使之全力投身于维新大业。而严复回中国后,儿经关节,方才跪见到李鸿章;俯首禀陈报国大志时,一榻横陈的中堂大人眯着眼吞云吐雾,喝着茶含英咀华,根本没听严禀告些什么……”

然而,上述的这种流传颇广的说法却是个错误。考诸事实,严复去英国留学期间,根本未与伊藤博文及大隈重信等同过学。

严复是福建侯官(今福州市)人,1854年1月生。1866年冬考入我国第一所海军学校——福州船政学堂读书。1877年他23岁时,与十多名同学一道,由清政府派往英国学习海军,先在抱士穆德学校肄业,后人格林尼次海军大学学习。他们于1877年5月13日到达英国伦敦,学习前后历时两年,于1879年6月奉召提前离英回国。在这两年的时间里,严复学习驾驶、枪炮,研究西学,还游历了法国。我们从严复一生大量的书信、日记与著作中,从未见到他与伊藤博文同学的记载与回忆;从他的同学以及当时先后担任清政府驻英公使、与严复过从甚密的郭嵩焘、曾纪泽的所有有关史料中,也未见有伊藤博文与严复同班留英学习的记录。需知:严复是一位热衷于学习外国进步思想与事物的思想家,一生与相当多有名气的外国人,如德勒塞、朱尔典、赫德等都有交往,这在严复著述文字中都有记载。如果严复与伊藤博文曾留英同学,而伊藤博文后来又成为日本明治政府的首相与世界级的新闻人物,在1898年还来中国访问过,那么严复在其著述中是不会始终未提一字的。

更为有力的证据是日本方面有关伊藤博文的史料。据日本著名史学家久米正雄所撰《伊藤博文传》、马场恒吾著《伊藤博文》及小松绿主编的《伊藤博文传》三卷本等权威史学著作介绍:伊藤博文生于1841年,比严复年长13岁。此人在年轻时投入日本的尊王攘夷运动中,登上日本政治舞台。1863年5月,他23岁时,同井上、野村、远藤、山尾庸5人,奉长州藩的密令,前往英国学习海军,经过五六个月的航程,于1864年1月到达英国。由于他们的英文基础都很

差,无法进入当地学校学习,只好经友人介绍,到伦敦大学一位化学教授家里寄宿,补习英文。经过了约半年时间,伊藤博文从《泰晤士报》上获悉外国联合舰队炮轰日本下关的事件,就抛弃了学业,匆匆赶回日本。在半年的伦敦生活中,伊藤博文除了参观博物馆、陆军练兵场、各地官署和到英国议会旁听外,便是补习英文,没有进入任何一所英国学校学习,更不可能与严复同学。因这时当伊藤博文在英国期间,严复还只有10岁。伊藤博文于1864年6月回到日本后,因受到西方资本主义思潮影响,思想发生很大转变,成为日本“开国进取”的先行者,力倡在日本进行改革。1868年明治维新后,伊藤博文在政府中历任会计官权判事、大藏少辅、民部少辅等重要官职。1871年U月,他曾以副使的身份,参加日本使节团,去欧美十多个国家参观考察约两年时间。其间,他第二次来到英国,但他不是来留学的学生,而是进行外交访问的日本政府官员。而这时严复也只有19岁,刚从福州船政学堂毕业,奉派到海军舰艇上实习,游历各海口,还未去英国。严复去英国留学是在此以后的第六年,即1877年,历时两年,于1879年离英回国。在严复留英的这两年期间,伊藤博文已是三十七八岁的中年人,任工部卿,为明治天皇政府中的重臣。就在1877年,以西乡隆盛为代表的封建武士集团发动“西南叛乱”,伊藤博文积极协助明治天皇平叛,参与中枢策划,忙碌异常。1878年5月他改任内务卿,在日本政府中的地位进一步提高,成为日本政府的核心成员。这时他根本未去英国。到1885年12月,按照伊藤的建议,日本政府实行西方资产阶级的

内阁制,伊藤任首届内阁总理大臣兼宫内大臣,执掌日本军政大权。在这前后,伊藤博文又于1883年年初至1883年年中,1897年5月到1898年年中,两次以日本政府要员身份去英国考察宪政。这时严复早就从英国回国多年了。

因此说:严复根本不可能与伊藤博文同时留学英国。至于大隈重信,这位当时日本的另一位重要政治改革家,一辈子未出日本国门一步,就更不可能与严复同学了。中国近代改革的艰难曲折与中日甲午战争的失败,其原因当别有所在,而不需从严复与伊藤博文留英同学等的无稽之谈中找到答案。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史海闲话】甲午大东沟海战功勋卓著
下一篇:【史海闲话】创厂矿闽甘办洋务主征讨义压李鸿章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