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首页 > 收藏文化 > 正文

就郭沫若评价秦始皇答问
来源: http://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近年在“中国通史”课的教学过程中,由于学术界在讨论评价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一文,不少同学也就郭老评价秦始皇问题,提出询问。有些同学认为郭老基本上是肯定秦始皇的,主要根据是郭老主编的《中国史稿》第二册中的有关论述;另有些同学认为郭老基本上是否定秦始皇的,主要根据是《十批判书》;还有些同学认为郭老在解放以前是否定秦始皇的,在解放以后则又肯定秦始皇。与这个问题相关联的,同学们还对郭老的治学态度发表了一些意见。他们让我谈谈看法。

我认为秦始皇是我国古代历史上的一位伟大的、划时代的人物,他对中华民族的历史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的历史活动对此后两千多年的中国社会的发展有着极大的影响。同学们在学习“中国通史”的时候,重点讨论一下秦始皇的历史功业,并做出评价,是很重要的。再结合当代的史学名家如郭老的看法进行讨论,更生动、具体、有意义。

据我所知,郭老最早对秦始皇这一历史人物做出评价,是在1928年10月。他在所著《中国古代社会研究》一书中说:“秦始皇不愧是中国社会史上完成了封建制的元励,他把天下

统一了”。①话虽简单,但却抓住了秦始皇生平事迹中的最主要最根本的东西,这个评价在五十年后的今天来看,仍然是正确的。此后,郭老的这一观点只有发展,并无大的变化。例如1959年3月21日,他在《关于目前历史研究中的几个问题》一文中说:“有些帝王,如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甚至如康熙、乾隆等,对民族、对经济、对文化等方面的发展,在当时是有过贡献的,我们就应该给以一定的地位。”②1972年7月,他在《中国古代史的分期问题》一文中说:“秦虽变法最迟,而却收到了最大的成功,变法以后仅仅一百三十年,在秦始皇的手里终于完成了统一全中国的大业,同时也完成了此后统治全中国二千多年的中央集权的大封建局面。”《中国史稿》第二册也反映了这样的观点。例如说:秦始皇“终于消灭了长期的封建割据纷争状态,建立了一个空前统一的封建中央集权国家,这对我国历史的发展是有深远的重大意义的。”又说:“自从秦统一以后,我国二千多年的封建社会,虽然在某些时期也出现了分裂割据的状态,但统一始终是历史的主流。中国封建社会曾经以它高度发展的经济和文化,屹立在世界文明的前列,这与我国很早就建立了统一的封建中央集权国家,是有密切的关系的。”④不仅这样,郭老

①郭沫若《中国古代社会研究》,群益出版社1947年4月版第21页。

②郭沫若《文史论集》,人民出版社1961年第1版第10页。

③郭沫若《奴隶制时代》,人民出版社1977年11月第3次印刷本第10页。

④《中国史稿》第二册,人民出版社1979年2月第1版第109~110页。

还用诗歌赞颂秦始皇。例如1963年3月,他在参观广西兴安县的秦代开凿的著名水利工程灵渠时,就写了不少赞颂秦始皇的诗歌。其中的一首七律《兴安观秦始皇时史禄所凿灵

渠》曰:

秦皇毕竟是雄才,北筑长城南岭开。

铧咀劈湘分半璧,灵渠通粤上三台。

江山一统泯畛域,工匠联翩作主裁。

传说猪龙深作孽,英雄伟绩费疑猜。

他写的一首《满江红》词的题解曰:“1963年3月28日,天气晴明,往兴安观秦始皇帝三十三年史禄所凿灵渠,堑山通道,连接珠江,长江水系,两千余年前有此,诚足与长城南北相呼应,同为世界奇观。”①翦伯赞同志与郭老同游灵渠,也作了一些称颂秦始皇的诗。回京之后,他将所做诗寄给郭老,郭老于4月3日复信说:“诗很好。‘雄才千古说秦皇’句,建议改为‘雄才今日识秦皇’。因为古来都是骂秦始皇的,

毛主席的《沁园春》才把他肯定了。这样说,也和老兄的‘不到灵渠岸,无由识始皇’扣合起来了。”②郭老这个话是很谦虚的。因为毛主席肯定秦始皇的词《沁园春•雪》作于1936年2月。至1945年8月28日,为与蒋介石谈判“和平建国”问题而飞临重庆后,抄送老友、著名诗人柳亚子先生,从而公之于世。可是郭老肯定秦始皇,是早在1928年。从这一事实可以看出郭老的高尚品德,亦说明了他对毛主席的尊敬。

①郭沫若《广西纪行诗词二十六首》,桂林市文联1963年5月编辑出版。“工匠联翩作主裁”原作“工匠三人是主裁”。

②《郭沫若同志给翦伯赞同志的信和诗》三十五,《北京大学学报》1978年第3期第15页。

不仅是这样,在毛主席的《沁园春•雪》传开以后,当时重庆的政界、文化界一度沸腾。多数人口诵笔传,不胫而走;但也有不少反动文人以和韵或著文为名,对毛主席及其词,甚至对共产党,进行恶意攻击或无耻诽镑。郭老为了维护毛主席的声誉及其词的观点,为了维护共产党和革命事业,当即对敌人进行了坚决的反击。他步毛主席韵,亦作《沁园春》二首,历数中华民族近百年“国步艰难”的情况,谴责了日寇的侵略,揭露了美帝国主义支持蒋介石阴谋制造内战的情况,抨击了那些说“帝王”、道“英雄”、攻击共产党、八路军的“传声鹦鹉”,指出了“纵漫天迷雾,无损晴朝”的光明前途。以郭老为代表进行的这场批判对从抗日战争胜利到解放战争这一转变时期的思想文化领域里的斗争发生过极大的影响。

郭老这样高度评价秦始皇,是否意味着全面肯定秦始皇呢?当然不是。秦始皇无论怎样伟大,毕竟是一个封建帝王,他的政治、军事活动或经济文化政策,不是为了促进历史的发展或谋求人民的利益,而是为了巩固和加强以他为首的封建地主阶级的统治。只是由于他的活动在客观上符合了历史发展的状况和要求,或起了促进的作用,才给予了相应的积极的评价。但他亦有罪行,或有较大的罪行。例如他首创封建专制主义制度一事,就不能全部肯定,应当一分为二。他本人专制独裁,就应当批判。他一手制造的“焚书坑儒”事件,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总是一种暴行,对我国古代文化造成巨大的损失。他的徭役征发之重是空前的,赋税剥削之大

①原词收入郭沫若《蜩螗集》。当时的斗争情况见郭沫若《天地玄黄》之《摩登唐吉珂德的一种手法》一文。

是少有的,刑罚也极残酷。所谓“丁男被甲,丁女转输”“百姓靡敝,孤寡老弱不能相养,道路死者相望。”②这都是事实。正因为这样,才发生了陈胜、吴广揭竿而起之事,也才会出现“天下云集响应,赢粮而景从”的革命声势。郭老评价秦始皇,不曾忽略这一方面。例如1951年7月25日,他就说过.•“秦始皇的统一了中国是他对于历史有贡献的地方,但我们不能因此而肯定秦始皇的一切,更不能因此而把秦始皇统一以前的一切抗秦者都认为是历史的罪人。甚至连信陵君的抗秦救赵都认为是阻挠中国统一的罪恶行为,那么陈涉、

老的这一观点亦无变化。

郭老在《十批判书•吕不韦与秦王政的批判》一文中是

否“彻底否定”秦始皇呢?我认为不能这样说。因为他在此文中并未对秦始皇做全面评价,而是“欲写‘吕不韦与秦始皇’,写此二人之斗争”。文章中,对吕不韦偏重于肯定,对秦始皇主要是批判,但都是有根据的。而且与郭老一贯坚持的观点并不矛盾。其次,还应当指出的,是郭老不为学术而学术,而是要学术为政治服务。他批判秦始皇,在不违背科学的前提下,显然还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他当时的政治思想和感情。当时中国的政治形势是个什么样呢?日本侵略军正在我国自北而南,全面发动进攻;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新四军在全国人民的支持下,正在浴血奋战,誓死杀敌。可是蒋介石却顽固地坚持其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反动政策。1943年3月,他发表了《中国之命运》一书,狂热鼓吹法西斯主义,诬蔑共产主义,并掀起了第三次反共高潮。5月间,国民党特务冒充民众团体,叫嚣“解散共产党”,“取消陕甘宁边区”。7月间,国民党调集军队,包围陕甘宁边区,准备闪击延安。这时也有不少帮闲文人讴歌秦始皇,实际是在为蒋介石的专制独裁拍手叫好。而在共产党领导或影响下的文化战士,自然亦要运用各种手段揭露、批判蒋介石的阴谋及其反动行径。例如1943年秋,程憬在中央大学《社会科学季刊》上发表了《秦代政治之研究》一文,明显地是在借评价秦始皇之名而吹捧蒋介石。10月3日,郭老在“日记”里写道:“程文歌颂羸政,有意阿世,意见与余正反,毫无新鲜资

料。”①这说明了当时在评价秦始皇的问题上,不仅存在着学术观点上的分歧,而且还有政治上的严重对立。郭老在10月3日夜写完的《吕不韦与秦王政的批判》一文中,说秦始皇是“一位空前的大独裁者”,“是极端专制,不让人民有说话的余地的。就连学者们,偶语《诗》、《书》都要‘弃市’,‘以古非今者’要夷三族。他钳民之口,比他的前辈周厉王不知道还要厉害得多少倍。”“他自己就不讲道德。他逐放母亲,囊杀婴儿,逼死有功的重臣,毒杀有数的学者。”郭老认为“焚书”是“中国文化史上的浩劫”,“坑儒”是自“春秋末叶以来,蓬蓬勃勃的自由思索的那种精神,事实上因此而遭受了一次致命打击。”他还谴责秦始皇“大规模地把豪富或黔首任意迁徙谪戍,把亡人贾人赶出从军,把大批的刑徒、奴产子拿来做苦役(继后又拿来当兵),这不是大规模的奴隶制的复

活吗?”②这样的一些揭露、批判或谴责是否有资料根据呢?我认为是有的。如果要问,郭老在文章的字里行间是否亦表达了他对蒋介石的揭露或谴责呢?我认为也可以这么说。这是革命斗争在学术领域中的一种表现形式。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郭老才在当年的重庆,成为进步的文化界的一面旗帜。这样做就是对学术来说,亦不违反历史唯物主义的原则。恩格斯说:“我们在反驳我们的论敌时,常常不得不强调被他们否认的主要原则,并且不是始终都有时间、地点和机会来给其#^参预交互作用的因素以应有的重视。但是,只要问题一关

①郭沬若《十批判书•后记》,科学出版社1956年10月版第470页。

②《十批判书》,科学出版社1956年新一版第456页。

系到描述某个历史时期,即关系到实际的应用,那情况就不同了,这里就不容许有任何错误了。”我认为郭老的《十批判书》和他在各个时期的其他一些专著或文章,无论在评价秦始皇或其他一些人物或事件上,基本上和恩格斯所说的情况一致。

至于郭老的治学态度,我们弄清楚了上述的一些问题之后,已有可能做出结论来了。应当说,他是严肃、认真的。评价秦始皇一事,就是一个很好的事例。诚如他所说:“评定历史人物的作用,我们一定要实事求是,不夸大、也不缩小。人们对各朝各代的帝王,往往容易一概否定,其实这是不妥当的,应该具体分析。”②郭老不仅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在写《吕不韦与秦王政的批判》一文时,“翻来覆去地把《吕氏》读了好几遍,……先就原书上加了各种注意的标识,再备一个抄本把它们分类摘录下来”,以便于使用。有关秦始皇的资料,也是翻读得烂熟。至于着笔成文,亦很审慎,从来箭不虚发。

(《文科园地》1982年第1期)

①《恩格斯致约•布洛赫》1890年9月21 [-22]于伦敦,《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第462页。

②郭沫若《文史论集》,人民出版社1961年第1版第10页。

③《十批判书•后记》,科学出版社1956年10月版469页。《吕氏》即《吕氏春秋》。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乾隆历史】开户家奴出旗为民修改主杀包衣律例
下一篇:冯夫人本事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