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帕提侬的建筑视觉
来源: https://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话归本题:帕提侬的建筑,除了上述的视觉矫正之外,其他工事的精美尚不可胜言。

柱的表面,都刻着细沟,每柱周围二十沟。沟的作用,一则使柱增加垂直之感,二则希腊地在南欧,日光强烈,光滑的大理石柱面,反映太强,刺激人目使起不快之感。故设细沟以减少反光。
柱的头上,必加曲线(多利安式的也必有一层曲线),其作用使柱与楣的接合处柔和自然,好似天成;因此柱可减少负重的感觉。
各部石材接合的地方,绝对不用胶(如水泥、石灰等),全用凿工镶合,毫厘不差,天衣无缝。故帕提侬全体好像一套积木玩具。假如有巨人来玩,可以把它全部一块一块地拆开,再一块一块地搭拢来,而且希腊人非常讲究力学,虽然构造上全不用胶,但非常坚牢。试看现今的遗迹的正确,即可确信这神殿倘无人力的破坏,二千四百年来一定完好如初。
总之,希腊神殿建筑的形式美,可谓十全。其中变化非常多样,而全体非常调和统一,可谓“多样统一”(“varietyinunity”)的至例,故美术史家称这神殿为“理想在彭特利库斯大理石上的结晶”,又称之为“人类文化的最高表象”,“世界美术的王冠”。
不幸这世界美术的王冠,纪元之后就被战争所摧残,经过了历次的劫祸,成了破庙的模样。罗马兴,基督教势力侵入希腊时,雅典处女神就被放逐,帕提依神殿被改用为基督教堂。殿内外所有关于神的描写的浮雕(皆菲狄亚斯手作的),都被取除,而在那里改装了血腥气的十字架。东罗马灭亡后,希腊又归属于土耳其。帕提侬又改为回教寺院;除去了十字架,而在四周立起回教建筑的尖塔来。十七世纪时,土耳其御外侮,以这城山为要寨,以帕提侬为火药库。敌军的炮弹打进殿中,火药爆发起来,殿的中部坠落。这是千六百四十五年的事。十八世纪末,英国驻土耳其大使埃尔金伯爵(LordElgin)惋惜这等古代美术的沦亡,出些钱,向土耳其人买了殿内可移动的一切雕刻,送到伦敦的不列颠博物馆去保藏。这似是文化掠夺,但也幸亏他拿去,后来希腊独立战争时免得损失。英诗人拜伦(Byron)却埋怨埃尔金。当希腊独立战争时,拜伦因热爱希腊艺术之心,投笔从军,到这残废的帕提侬神殿前来痛哭赋诗,在诗中诅咒拆去浮雕的埃尔金和英国人。
关于帕提侬已经叙述完毕。其北面的厄瑞克忒翁神殿,在美术上亦有可观:殿由三部合成。东部为爱奥尼亚式柱堂。正面六根柱,其北边一根已被英人取去,今仅余五根。柱高廿二英尺,直径二英尺半,每柱有沟廿四条,柱顶作涡卷纹,形式优美。柱堂内亦供雅典娜守护神。北部也是爱奥尼亚式柱堂,前面四根,余不明。东部意匠非常特别,叫做女身柱堂。前面的四根柱,和后面两旁的两根柱,皆雕成女子立像的形式。像高七英尺半,立在离地八英尺的大理石基上。这前后六个女身柱,作对称形;东边的三个各左腿直立而右膝微屈,西边的三个各右腿直立而左膝微屈。西面第二像已被英人取去,现在其原位上补装一模造品。这建筑不过意匠特殊,艺术的价值远不及帕提侬。这殿堂在君士坦丁大帝时曾被用为纪念堂。后历遭破损,十九世纪中稍稍修葺,大致复旧。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大卫的作品大部分是关于政治的
下一篇:李格尔生平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