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心意既得形骸忘
来源: https://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唐开元中,将军裴旻居母丧,请吴道子画鬼神于天宫寺。道子让裴将军驰马舞剑,自己解衣盘礴,用将军激昂顿挫之气以壮画思,“落笔风生,为天下壮观”。当时观者“数千百人”,或骇栗,或喧呼,或高声喝彩。其中有风流才子、大家闺秀,也有市民和农夫。在偌大的公众场合,面对色彩绚丽、形象逼真的壁画,社会各阶层的人士会聚一堂,人人都可以欣赏、品评。可见,壁画是社会的、大众的。

北宋以后,壁画衰落,卷轴画大兴。从此,书画日渐从社会走进书斋,文人也从喧闹的公众场合躲进幽静的画室。尽管书画购求日益社会化、商品化,但欣赏书画的天地毕竟被限制了。在壁画面前,画家才能的高下立即得到社会各阶层的反响。人人都可以品头论足,既不追究各人审美观点的差异,更不干涉各人欣赏的自由。而书画一旦进入狭小的天地,它就成了文人书斋的清供,和古琴、古砚、古钟鼎彝器、怪石、笔格、古翰墨真迹、漆器、织物一起,成为文人赏玩的对象。

米元章家里原很有钱,他做官以后,不断购求古书名画,生活渐见贫困。遇到客人登门,就拿出各种珍贵书画给客人赏鉴,在吟赏中度过一整天。欣赏书画是文人交游的一种形式,也是礼遇宾客的表示。金人完颜?,家藏法书名画甚夥。在汴京居住时,俸禄较少,但有客至,必备酒肴蔬果,焚香煮茗,相与观画。

书斋清赏,不同于大庭广众看壁画,它要求一个“静”字,一个“雅”字。

环境要幽雅。窗前几竿新竹,屋后芭蕉掩映,近处是清水池塘,旁边有紫藤花架,屋主人正临窗读书。这是明代大画家徐渭笔下的《青藤书屋图》。景色清雅宜人。在这无限诗情画意的环境里欣赏书画,何等高雅、超脱!

欣赏书画所用器具要雅致。有两种欣赏方式,一是将书画用画叉挂于墙壁上,主要指立轴;一是将书画平放于画案上,主要指手卷、扇面、册页。据说,宋朝张文懿性喜书画,每次挂画,“画叉以白玉为之”(《图画见闻志》卷六)。画案规定也很细,如清代画案,有的涂有宋元时期的退光漆或断纹漆;案的四周边沿嵌上银丝;或用紫檀、铁木制成,用香楠木、花榈木做的就较次了。画案有一定尺寸,一般长六尺,宽二尺,边角要方,切忌边角刨圆。不用四只脚,只让案面拖尾直到地面,案边稍微飞卷,便于观画时承接轴身。也有用两只架子来承搁案面的,总之要优雅稳重。画案上必须铺上青毡毛毯,或珊瑚大红或莹洁雪白的毛毯。上面再盖精致华丽的旧时织锦缎。这样,卷轴摊在上面欣赏才不会惹上水气。画叉、画案等欣赏必备的器具,与文房其他摆设融为一体,欣赏起来,别有一番情致。

更为重要的是,欣赏者要风雅,要深谙欣赏书画的规矩。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强调“近火烛不可观书画,向风日、正?饮、唾涕、不洗手,并不可观书画”,并举桓玄爱重图书的故事以诫之。桓玄是东晋大臣,雅好书画。一日,桓玄在家铺陈许多法书名画,邀请朋宾好友欣赏。来客中有一人正在吃寒具,没有洗手就触及书画,书画被玷污,桓玄很不痛快。此后,每出示法书名画,都请客人洗手后再观赏。也有书记载,从此会客,桓玄家再也不摆设寒具了。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恽格的“摄情”说与邹一桂的“活脱”说
下一篇:世界考古:印度河谷:两座重见天日的古城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