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太宗皇帝始搜罗法书
来源: https://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李西台 李建中,北宋书法家。字得中,号严夫民伯,京兆(今陕西西安)人。官工部郎中,曾任西京留司御史台,世称“李西台”。传世墨迹有《土母帖》、《同年帖》、《贵宅帖》等。 书得欧阳询法,遒劲淳厚。行笔尤工,多构新体;草隶篆籀亦妙,人多以为楷模。北宋黄伯思《东观余论》称:“西台本学王大令(献之)书,而拘挛若此,犹韩非之学黄老,李斯之师荀卿也。然观笔势尚有先贤风气,固自佳。”宋高宗赵构《翰墨志》称:“本朝承五季之后,无复字画可称,至太宗皇帝始搜罗法书,备尽求访,当时以李建中字形瘦健,姑得时誉,犹恨绝无异。”

虞世南写《孔子庙堂碑》时“收视反听,绝虑凝神,心正气和”,不受外界的干扰,没有任何私心杂念,态度温和,进入了一种舒畅恬静的心境之中,所以他写字时手腕清虚灵变,下笔锋芒内敛,写出来的字俊朗圆腴,端雅静穆。
写字当时的情状、当时书家可能遇到的情况以及他那一瞬间的感觉和他写字都有很大联系。张旭写《肚痛帖》,肚子痛,后门告急,他当然写草书,来不及啊。他肚痛,你叫他写大篆,那会有问题。怀素写的《苦笋帖》大家应该知道,“苦笋及茗异常佳,乃可迳来”。就像范曾喝了一杯茶,觉得很好,就写个条子请人再给我买两斤。就是一个便条,结果成为千古杰作,为什么?因为写这个字的时候他比较随意,没什么计较,完全是直抒心意。
情绪对书法至关重要,无论是喜是忧,“兴到之时,笔势自生”。黄庭坚记载了东坡两次兴起作书:
苏子瞻一日在学士院闲坐,忽命左右取纸笔,写“平畴交远风,良苗亦怀新”两句,大书、小楷、行草书凡八纸,掷笔太息曰:“好!好!”散其纸于左右给事,此偶然遇书。
性喜酒,然不能四五禽已烂醉,不辞谢而就卧,鼻蔚如雷。少焉苏醒,落笔如风雨,虽谑弄皆有义味,真神仙中人,此岂与今世翰墨之士争衡哉!
东坡则赞扬石苍舒“兴来一挥白纸尽,骏马倏忽踏九州”,这用到他自己也是极为合适的。兴致一起,提笔便写,两句诗,楷书、行书、草书各种字体各来一遍,写完还自己给自己叫好。有酒助兴更是如此,小憩之后落笔如风雨,酣畅淋漓。怪不得黄庭坚认为他是“真神仙”一般的人,当时的文人墨客没法与他媲美。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南北朝时的魏碑是中国书法史上的一块丰碑
下一篇:杂形玺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