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首页 > 收藏文化 > 正文

中国黑市象牙2万元1公斤:牙雕商称光抓人没用_邮票资讯
来源: http://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中国黑市象牙2万元1公斤:牙雕商称光抓人没用:

  非法走私大案背后的合法象牙市场沉浮

  中国象牙进口之“黑白”无间道

  ● 本刊记者 方澍晨 / 文

  三年前的一个深夜,一只装着铜矿石的集装箱漂洋过海,从坦桑尼亚抵达中国福建石狮。开箱查验时,海关缉私官发现,铜矿石中竟然夹藏着524支象牙!当天,收货人陈某钟被抓获。

  意外的是,陈落网十余天后,另一只从尼日利亚出发的神秘集装箱也抵达石狮,收货人同样是陈某钟。在腰果堆里,海关又发现了702支象牙,价值1.1亿元。

  5月22日,《东南早报》报道了近年国内最大的这起象牙走私案:福建男子陈某钟从非洲购买象牙,企图蒙混过关,共被查获5批2154支――这背后是1000多头大象被猎杀。

  案件到此还不够新奇。与人们较熟悉的中国海关每年查获的八九百起象牙走私案相比,陈某钟的独特之处在于其“黑白通吃”――在国家林业局公布为数不多的合法象牙加工企业名单上,陈的公司赫然在列。

  “由于中国的合法象牙贸易造成全球野生象的盗猎?我不认为这有必然的联系。”在5月2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印红说。国家林业局还公布了一组数据:目前我国合法象牙加工企业共37家,合法象牙销售企业145家,每年消耗的象牙总量不超过5000公斤。于是,中国“白色”象牙贸易,首次正式浮现在公众视野……

  “洗白秘方”

  在北京某古玩市场,玻璃柜台里摆着手镯、挂坠、佛像和笔筒。大件表面被故意做旧,店外还贴着一张告示:“严禁进行象牙、犀角及其制品的交易”。但扫一眼牙纹,懂行的人就知道这是障眼法。这些以猛犸牙之名售卖的物件,正是来路不明的象牙。

  明目张胆非法销售象牙的现象如今十分鲜见。广州华林国际玉器城一家货运物流公司的工作人员说,很多做牙雕的都转入地下了。玉器城里的金融、物流、象牙鉴定等完善的条件,为象牙制品的流通提供了极大便利。“只要走汽运,一般都没问题。”

  如同陈某钟走私大案一样,黑白之间时常界限模糊,甚至互通有无。2011年底,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对北京、上海、广州和福建的158家象牙加工和销售点抽样监测,发现将走私象牙“洗白”几乎是行内公开秘方,59.6%的合法象牙加工销售企业都牵涉非法贸易。由此计算,非法贸易是合法贸易的近6倍。

  作为亚洲最繁荣的黑市,这些夹藏在普通集装箱、邮递甚至是行李夹带的非法象牙,大多从广东和福建入境,然后流向全国。“全球平均每天有两名中国人因携带象牙被捕。”这是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的调查数据。

  今年5月,一家合法象牙加工企业老板告诉本刊记者,他在去年年底递交了资料,向林业局申请明年的象牙配额,“按惯例,这时批复已经下来了,今年不知为何还没有。”而名单上更多的企业则讳莫如深,纷纷表示“不对外透露”。象牙“白色”贸易的水究竟有多深?

  一纸禁令来了

  1990年,当一纸禁令不期而至,福建牙雕商张达的仓库里还有1300多公斤象牙存料。

  象牙贸易在中国历史悠久,唐宋时广州和泉州港就是象牙、犀角和香料等外国商品的重要集散地。

  上世纪80年代,国家政策鼓励“来料加工”,拿到香港政府渔农署的来源证,获得林业部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办公室(下称濒管办)批准后,就可以从香港贸易行进口象牙。

  1985年,张达开始加工象牙,主要是把象牙切片,贴在花瓶、龙凤床、灯笼、龙灯等工艺品上。成品通过香港出口,“卖到美国、西班牙还有日本,客户大多是当地华人。”那几年,他的公司一年能用掉一两吨象牙,拿货的价格还不到1000港币/公斤。

  但就在1990年10月16日,濒管办向各级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和工艺美术公司下发了一则通知,称根据《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我国于1980年加入)的约定,我国将从1991年1月11日起停止出口非洲象牙及其制品。

  作为私营企业主,张达没有直接收到濒管办的通知。但他告诉本刊记者,差不多在同一时间,香港政府给他寄来了类似的文件。

  根据公开资料,1980年到1989年间,象牙贸易的盛行使非洲象总数由130万头锐减至62.5万头。在肯尼亚等国的努力下,CITES随后通过了全面禁止象牙贸易的决议。

  很快,张达等来了福州海关的通知,要求其将剩余象牙交由海关保存。根据海关统计,当年全国登记库存约为80吨。但即使还有少许原材料,行业末日的到来也是普遍的预期,因为“当时国内完全没有市场”。中国象牙“白色”贸易,之后还能有故事吗?

  节省:身体用木头,头用象牙

  而当象牙禁运的消息传来,中国象牙消费的主渠道――牙雕加工厂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首当其冲的是北京象牙雕刻厂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北京牙雕厂)。

  “(政策出台后),比如一个雕像,身体用景泰蓝或木头,只有头或脸用象牙。还有很多传统牙雕品都改由木头来做。”依靠1991年之前的库存,北京牙雕厂的生产没有断档,但用料要节省许多,“我们强调用最少的原料,做出最精美、最有价值的艺术品。”北京牙雕厂董事长兼总经理肖广义对本刊记者一再强调,他们利用象牙是为了“传承牙雕的传统文化”。他们还尝试用木头、牛骨代替象牙,在木胎外层拼嵌象牙。另一家牙雕厂总经理告诉记者,“牛骨的效果(与象牙相比)差不了多少。”

  2013年6月初,在北京崇文区新世界商场后一栋小楼里,十余名艺人正在牙雕厂惟一的车间内伏案劳作。“大师”栾燕军入行已有41个年头。上世纪70年代初,工艺美术行业大会取消了对传统手艺活的各种“帽子”,栾燕军向本刊记者回忆,由于政策鼓励手工艺品出口换汇,和他同时进厂的这批人不必再像之前那样把象牙雕刻成各种革命人物,而是拾起了传统的花卉、仕女、武将等。

  当时,这是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社会上刚有“奖金”概念时,“别的单位都是核算后每人固定几块钱,牙雕厂是按工作量论件计”。而且,经常有新闻提到“牙雕厂出品”被作为国礼送给某国领导人,在出口换汇方面甚至有“一个牙雕厂顶半个首钢”之说。最兴盛时,北京牙雕厂一年要消耗4吨象牙。

  然而到了1998年,肖广义刚来改制后的北京牙雕厂时,看到的场景却是“濒临破产,还剩200来人”。随着象牙来源遭禁和“出口换汇”的淡化,牙雕厂已显衰落。

  十年内,合法象牙共计62吨

  2008年11月,南非比勒陀利亚。当拍卖槌最终落下,北京牙雕厂还有另三家中国公司(中国工艺美术集团、广州大新象牙工艺厂和北京猛犸艺术品公司)的竞拍者终于松了口气。这是“禁牙令”后中国第一次获得合法象牙进口配额,也是多时游说得来的结果。

  经过20年的库存消耗,大批象牙雕刻企业已经难为无米之炊。“(游说)一直都有,2003、2004年开始变频繁了。主要是国家林业局牵头,2006年象牙雕刻协会成立后也开始参与。”肖广义告诉本刊记者。

  福建牙雕老板张达也告诉本刊记者,福建省象牙雕刻行业协会成立后,他曾到北京参加工美集团组织的会议,濒管办也参加了,“主要是说传统文化不能丢”。随后林业局开始制定严格的象牙销售监控制度,“主要是定点加工、销售,办收藏证”。

  “传承牙雕传统文化”是中方游说时的主要理由,这一理由最终被CITES接纳。2007年6月,CITES缔约国大会同意中国作为特定的非洲国家库存象牙的贸易伙伴国。

  事实上,在全面禁贸后非洲象的种群逐步保持稳定,且略有增长。大象数量超过一定值后,甚至开始给当地居民生活带来负面影响,这些国家也没有足够资金来保护野生大象,一些非洲国家于是开始游说CITES缔约国有限制地放开贸易。早在1997年,CITES就已同意博茨瓦纳、赞比亚和纳米比亚三国一次性出口库存象牙50吨,最终全部由日本购得。

  自2008年10月底起,中国的象牙商人连续在纳米比亚、博茨瓦纳、津巴布韦和南非四国,拍得一次性库存象牙62吨。“目前国内象牙大部分都是2008年竞拍回来的。”一位专家告诉本刊记者,当时非洲四国分别竞拍108吨库存合法象牙,中国和日本都参加了。“竞拍时象牙是论堆的,每堆价格不一样。中国四家企业多少都买了一些。”除了北京牙雕厂,其他三家企业对本刊的采访请求均表示“不对外透露”。

  而根据CITES规定,库存象牙买卖双方在完成一次交易后的十年内,都不得再次提出申请。这也意味着,直至2017年,这62吨象牙可能是中国市场的唯一合法来源。

  纠结的“管制”

  但有悖常理的是,久旱逢甘露的场面并没有出现。2011年有媒体报道称,截至当时62吨进口象牙只有一次配额式出售,原计划卖出27吨,实际只卖出17.5吨。受访的业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这两年每年都有一次配额式销售,每次大约5-7吨。

  根据CITES网站记录,这批象牙的拍卖均价为157美元/公斤,按当年汇率计算,折约合人民币1083元。然而,回国后二次贸易的价格按象牙质量分级,涨到了2000-8000元/公斤不等。“质量不好,加价太厉害”,这是数家合法象牙加工厂老板的抱怨。一位加工商也对本刊记者回忆:“工美要6000到8000,我嫌贵,砍到4000,它不给。后来我从北京牙雕厂和北京猛犸买到几百公斤,价格不到4000。”但这一说法遭到北京牙雕厂否认:“我们用象牙是为艺术传承,怎么会拿来卖钱呢? ”

  一位接近工美的人士说,配额发放需要经过层层审核,“行政审批需要时间”。此外,合法象牙从原产国仓储、武装押运、途中运输、卫生检疫等,每个环节都有成本,“加价是当然的”。

  值得玩味的是,此后中国的象牙走私数量也开始出现惊人增长,不断有重大走私案件浮出水面。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的报告称,这次象牙拍卖在一定程度上是黑市兴旺的根源,“这使许多商人和加工者认为国际象牙贸易已经解冻,进而刺激了非法走私。”

  在今年5月21日的发布会上,国家林业局人士介绍说,企业要想获得象牙贸易资格需要有象牙雕刻工艺大师,有合法的工作环境、场地、资金,有合法的象牙原料来源。企业还要承诺为非洲和全球大象保护做出贡献,其产品销售受到可追溯的收藏证管理制度制约。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副秘书长陈敬告诉本刊记者,企业每年要向林业局申请来年的生产所需数量,“林业局组织专家开论证会,根据其生产能力、规模和库存来确定配额。”她介绍,其中多大比例要体现工艺价值,多少用于传承传统技艺,多少体现创新,手串、项链等容易销售的小件占多大比例等,都有详细规定。

  “每年配额都不一样”,一家老牌象牙加工厂的总经理说,他们通常能得到600多公斤。而福建牙雕老板张达每年能拿到约120公斤――对一家需要盈利的企业来说,这显然不够。100公斤的象牙原料,仅够两名熟练的雕刻工两年之用。

  “光抓人判刑,解决不了问题”

  2008年后,中国市场上合法进口流通的象牙原料不过二三十吨,但在黑白两道作用之间,象牙行业却奇异地壮大了:从9家加工厂、31个销售点增长到如今的37家加工企业和145家销售企业。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陈某钟每年能使用多少象牙要经严格审批,而市场对象牙的旺盛需求,让陈某钟捉襟见肘。为此他动起了歪心思。”本文开头所引的媒体报道称。合法企业的非法生意,几乎是业内共知的秘密。“看一个牙雕工厂有多少工人,每年用多少料,就知道它的原料来源。”业内人士一语道破。

  这位人士介绍说,按规定超过50克的象牙作品要有带照片的收藏证,与每件制品一一对应;少于50克的作品要求有收藏证。这也成了象牙“洗白”可钻的空子。一件制品卖出后,企业以“办证需要时间”为由不提供证件,一个合法收藏证就可以成为众多非法制品的“护身符”。在监管层面,由于人力物力不足,原本靠密集的日常监管才能肃清的市场,往往只能通过专项行动集中清理。

  与此同时,黑市上的象牙价格还在一路走高,目前中国黑市的原料价已经达到约2万元/公斤,却依然供不应求。

  除了转向黑市,很多加工商开始把木雕、骨雕作为主业。福建牙雕商张达已经很久没买过象牙了,牛骨加工是他主要利润来源。尽管经香港渔农署、国家濒管办和检疫部门许可可以从香港购买象牙碎料,“但是很麻烦,手续半年未必下得来”。他还像很多同行一样尝试用猛犸牙代替象牙,这种灭绝近万年的生物贸易是合法的。不过,猛犸牙的材质经常比不上象牙,而且“材质好的比象牙还贵”。

  张达仍然希望,象牙贸易能放开一点:“非洲需要资金来保护大象,既然我们国内有市场,为什么不合作?”至于走私,在他看来,“光是抓人判刑解决不了问题”。



阅读推荐:
今年上半年碧玺价格涨四成_纸币收藏价格表
河北对长城散落文物及城砖进行调查_古玩拍卖
古砖瓦爱好者收藏到5件清初窑品_超级古玩家
锯——切割之具
避开和田玉的熟人陷阱_收藏古玩网
清代仿哥釉青花水盂 _收藏园地
雕塑收藏:世界近现代雕塑艺术
富平银沟遗址有望揭开鼎州窑之谜_纸钱币收藏
4月10日热门品种点评_清代钱币收藏
明清织绣最高价值几十万元_古钱币图片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商业利益绑架了中国画家_怎样收藏古玩
下一篇:文物安全检查严禁走过场_邮票收藏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