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首页 > 收藏文化 > 正文

千岛湖水下古城开发陷两难 或模仿重建_收藏杂谈
来源: http://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千岛湖水下古城开发陷两难 或模仿重建:

风景秀美的千岛湖每年吸引大量游客来此观光,旅游业收入在淳安县的GDP中占据较大比重。

  记者 刘科 发自杭州

  在地图上,如今已找不到被简称为“狮城”的老遂安县城了,它被淹没在浙江千岛湖的碧波下已经整整54载。

  1959年,国家为了建造当时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新安江水电站,原新安江之畔的两座古城―贺城淳安县、狮城遂安县合并而成现在的淳安县。

  随后,这两座始建于唐代,曾是中国遂安文明发祥地中心的古城,一座(贺城)被拆迁,一座(狮城)一夜间被淹没于水下,而库区内1030座小山头因此成为小岛,成就了今日千岛湖波涛万顷的秀美风景。

  淳安县域面积居浙江省之最,却是杭州市所辖七县市中的最穷县,也是浙江省26个欠发达县之一。除了县中心的千岛湖镇,其他乡镇每年的财政收入从20万元到数百万元不等,但财政支出最少的却达2000多万元,每年的财政缺口主要依靠上级财政转移支付解决。

  “因湖而兴”的淳安,旅游业在当地经济发展中占据很大分量。十余年来,淳安当地政府早就在盘算如何利用开发千岛湖水下古城。这期间,嗅觉灵敏的资本逐利而来,各种方案一再提出,声浪喧嚣,但又渐次被否,水底古城的开发困难重重。

  2013年6月,千岛湖旅游集团曾邀请国内一家知名的旅游规划机构专家赴千岛湖考察,该机构在今年1月编制了《千岛湖水下古城旅游开发总体规划》。

  2月25日,千岛湖风景旅游委(原淳安县旅游局)主任方阳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坦言,纯粹的水下古城旅游开发方案“目前还在论证阶段,还没有特别的好办法”。

  在招商引资的大环境下,如何在保护水底古城的基础上开发旅游资源、开发到何等程度,淳安县的决策层充满纠葛。

  而资本的力量已然显现。时代周报记者获悉,淳安县正准备借助国资,在离狮城原址最近的姜家镇打造一个名为“文渊狮城”的项目综合体,欲投资6亿元,将水下千年古城复制上岸。

  开发方案悉数被否

  2002年,千岛湖风景旅游委曾委托国家海洋局第一海洋研究所对狮城进行过长达11个月的水下探摸。即便以当时的技术条件,探摸出的古狮城之完整性也令人惊叹。

  探摸报告显示,千岛湖水位在99米时,狮城在水下25-35米之间,水温常年保持在10摄氏度左右,四周城墙大部分保持完好。城墙用条石和城砖砌成,表面平整、光滑;发现的3个城门相当完整,其中西城门半扇门仍可以开合;城内部分民房木梁、楼梯、砖墙依然立着,没有腐烂,有的大宅院围墙完好无损。房内家具照旧摆放着,雕梁画栋,历史文物的保存完好。

  不过受限于当时潜水拍摄条件的不足,外人无缘得见古城清晰面目。狮城再度冷清,甚至在2004年的文物申请中也落选。

  积极的因素则是,狮城因这次探摸而引发关注。由此,淳安县旅游局曾向淳安县政府提交了一份《水下古城项目建议书》,提议建造旅游潜艇,让游客近距离观赏水下古城。

  《水下古城项目建议书》中明确提到:“乘旅游潜艇水下观光能满足游客猎奇心理,集神秘性、奇特性、参与性、开创性和可游性于一体。‘狮城寻古’水下游览这一创新项目,在世界上也属稀有。这一产品的开发符合人们新、奇、特的猎取心理。千岛湖景区本身就是一个知名的胜地,如果把别具一格的水下古建筑艺术和充满梦幻般的水底潜艇观光完美结合起来,它必将成为千岛湖的一个拳头旅游产品,吸引更多游客的到来。”

  2003年,杭州绿色世纪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下称“绿色世纪”)买断了千岛湖的水下经营权。在其后的5年里,该公司独家拥有对水下古城的开发权。

  按照协议,湖底观光项目,由绿色世纪、淳安县政府及当地旅游部门共同开发。随后,绿色世纪开始投资建造民用观光潜水艇。

  绿色世纪投资近4000万元请武昌造船厂建造了国内首艘内湖(河)观光潜水艇“天清”号,该潜艇在2004年建造完工。但杭州市港航管理局以国内没有相关先例和管理细则为由,未批准其下水。

  千岛湖旅游集团投资发展部经理张宏根近年来一直在负责水底狮城开发的调研,曾参与了多种开发方案的论证工作。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上述潜艇方案的不可行在于:“第一,潜艇目前只有军用,没有民用,在政策上还没有明确可行;第二,潜艇下水对古城可能有破坏;第三,潜艇下水,由于湖底水位较深,到深处水相对浑浊,游客未必能看清楚湖底的古城风貌;第四,是安全因素的考虑。”

  基于这些原因,时至今日,天清号潜艇仍像一个工艺品,停靠在千岛湖边,供来往游客驻足观赏。

  除游艇水底观光之外,浙江省民政厅原副厅长童禅福还曾提出过一个更为大胆的方案―人工降低千岛湖水位以让古城现身。童是原贺城移民,著有《新安江大移民―国家特别行动》一书。

  由于新安江水电站的发电功能已经基本废弃,只在用电峰值的时候进行调节性发电。因此,童禅福认为,可以把现在千岛湖的水位降低30米,这样不仅可以让水下古城重见天日,让人们像欣赏马丘比丘一样领略古狮城的风采,而且水位下降后,将为淳安增加数万亩土地以供开发利用,大大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

  这一方案此后亦被论证为不可行。“水下狮城由于常年浸泡水中,一旦失去水,由于技术难度很可能一夜之间倾倒消逝。更重要的是,水位下降30米后,整个千岛湖的生态环境都会被破坏,淳安县内的市政配套设施都要重建。这个方案显然不可行。”张宏根说。

  还有人建议用类似围墙的建筑将古城整个围起来,然后抽取中间的水,让古城自然露出来。这个方案旋即被否决。“一来造价实在太大,二来一般的围墙根本无法承受强大的水压。这个想法有些天方夜谭。” 张宏根认为。

  除了前述诸方案外,另一方案则被认真考虑过。2002年底,中科院院长路甬祥在千岛湖考察时了解到发现水下古城一事。次年7月,淳安县相关领导赴北京与中科院专家会晤。在路甬祥的牵线下,中科院力学研究所与淳安县提出了建造“阿基米德桥”的设想,双方签订了合作意向书。

  与隧道不同,阿基米德桥借助浮力浮于水中。与一般的桥也不同,对于浮力大于重力的阿基米德桥,它和水底的连接方式与桥相反―用缆索或其他方式固定于水底和两岸,以防浮出水面。按照这个设想,阿基米德桥建成后,游客可以进入悬浮在水中的隧道参观古城。

  淳安方面对此一直采取积极态度。2010年10月,首届国际阿基米德桥学术研讨会在千岛湖召开,但此后该方案一直处于被搁置状态。“主要是技术上的原因,阿基米德桥的建设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张宏根称。

  文保之忧

  国际考古界把包括沉船和建筑物在内的水下遗迹称为“时间胶囊”―建筑物在水底往往能够保持相对稳定的状态,犹如将一个时间点密封在容器中。

  上世纪50年代,人们的文保意识并不强,或许当时尚未意识到古城中很多建筑及实物的珍贵。此后,经历了“文革”的毁坏和近年的房地产开发拆迁,国内地面上如千岛湖水下古城这般完整的古城形态已很难找到。

  在过去的数年间,包括北京、上海在内的多家潜水俱乐部曾摸索开发千岛湖水下古城的潜水项目,并将之列为自己的商业卖点。当时,许多潜水发烧友蜂拥而来。考虑到潜水者对古城的破坏以及可能发生的文物损失,这些项目合作近年来悉数被叫停。

  “对于普通游客而言,实地潜水参观,根本潜不到那么深;而且水底有很多淤泥,潜下去会搅浑淤泥,几乎看不到什么。”方阳说,“水下如同一个无氧储藏室,木料在水下能在一二百年的时间内不会腐烂。在技术不够成熟的条件之下,禁止潜水是一种最为稳妥的做法。”

  2011年初,浙江省政府公布第六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狮城水下古城”正式被收入其中。在此前后,张宏根曾专门去重庆涪陵白鹤梁水下博物馆考察。白鹤梁位于重庆涪陵城北长江江心,是一块长约1600米、宽16米的天然巨型石梁。2002年,中国工程院院士葛修润提出了“无压容器”水下原址保护方案获通过。2009年白鹤梁水下博物馆对外开放,现已成为涪陵当地的一个热门景点。

  “狮城的水底无疑跟白鹤梁有很大区别,体量更大,水环境完全不一样,文物更容易受到破坏,借鉴性不大。” 张宏根表示。

  为了有效保护水下古城,淳安县确立了千岛湖水下古城保护区。这个保护区位于千岛湖五狮岛东南方向,东西长1000米、南北宽900米。航管和旅游部门用浮筒定位,浮筒间系上浮标,在水面上标出保护区范围,并设立警示牌禁止船只驶入,严禁行船、捕鱼、采沙,以免对水下古城造成破坏。

  “我们的态度是很谨慎的,现阶段,纯粹的水底旅游开发可能还不会有,会以水底古城的保护为主。”方阳称。

  旅游产业内忧外患

  千岛湖建湖之前,淳安航运发达,是徽商水运的必经之路,也是浙江省甲等富裕县。1959年前后为建新安江水电站,原淳安、遂安两县城及30万亩良田被淹没水底,29万人移民,155家企业外迁,原有基础设施损失殆尽,未获经济补偿。

  相比杭州其他县区,淳安的经济因此倒退了30年,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期才恢复到建湖之前的水平。上世纪90年代,正当乡镇企业处于改革发展的跃进期,应浙江省要求,千岛湖的环境保护工作升级,全县40余家造纸、化工、电镀等污染企业全部被关停,成为浙江首个实现环保目标的县。

  像全国其他地区一样,近年来土地财政也左右了淳安。2008年24亿元的土地出让金,创下了淳安县史之最,是当年本地财政收入的2倍以上。即便是地产市场投资较为黯淡的后续几年,也贡献了至少每年12亿元的土地出让金。

  但是,淳安的土地财政模式如今也遇到了另一种压力。近两年来,因违规填湖开发高尔夫球场、别墅、酒店商业项目,千岛湖风景区接连受到央视等媒体指责。

  与此同时,为了加快经济发展,淳安在2012年提出了“以湖兴县、蝶变淳安”的发展战略,“重点项目大推进”“千亿打造国际旅游目的地”,其思路是做大旅游主体产业。

  按照淳安县设定的“十二五”(2011-2015)规划,这5年里淳安经济社会发展的总体目标是:经济实力实现新跨越,经济发展继续保持较高增速,发展水平在欠发达地区进一步进位争先,到2016年,生产总值超220亿元,地方财政收入冲20亿元。

  《淳安县“十二五”旅游业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出,到2015年底,淳安的旅游经济总收入要由2010年的45.4亿元增至100亿元,“旅游业对GDP的直接贡献率力争达到15%以上”。

  方阳透露,目前纯粹的千岛湖旅游业收入占据了淳安县GDP总量的15%左右。但如果算上以旅游业为龙头的服务业,比如餐饮、疗养等,则占据了淳安GDP总量的41%左右。以此衡量的话,意味着淳安的旅游产业的比重还会增加。

  不过,千岛湖的旅游业也面临着现实的挑战,这种挑战一方面来自外部市场更加激烈的竞争―近年来国内景区数量越来越多,游客出行的目的地越来越不确定;另一方面则来自内部,根据《淳安县“十二五”旅游业发展规划》中的说法,千岛湖的“观光旅游产品过于单一,参与性活动项目少,景点改造任务繁重;按照打造国际旅游休闲度假胜地的要求,休闲旅游产品的丰度不够,参与性不强,体验性项目较少”。

  重建,另类商业开发

  2012年,央视直播了千岛湖底寻访千年古城的节目,在电视画面上出现了在水下拍摄的保存较完整的古城墙。

  水下古城名声大振,各方资本也闻风而至―这显然是一个好的商机―水底旅游既是怀旧的好载体,同时也可迎合人们的探险、猎奇欲望。

  “这两年找上来的企业老板很多,大家都意识到这是一个独一无二的资源,有商机在。我们欢迎各种民间资本。”张宏根说。

  某种程度而言,文物开发与保护、政府监管与企业利益,是两对长期共存的矛盾,只有经过对撞和磨合,才能达到相对平衡点。

  在千岛湖水底古城开发困难重重的背景下,“异地重建”的声音渐起,这种方案提议将古城搬迁到陆地上,恢复其原貌。但水底古城无法移动,为了让游客在水面上也能感受到古城的存在,淳安县考虑借助商业力量在姜家镇模仿重建古城。“这是用一种安全而保守的方式,延续古城的生命力。”姜家镇一位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

  姜家镇是淳安县距离狮城遗址最近的陆地,在新安江大移民时,有5000多名狮城人迁移到了5公里外的姜家镇。

  2011年5月,淳安县提出了“一湖两镇”的旅游业发展思路,重点打造两镇。两镇是指县城区所在的千岛湖镇和离狮城原址最近的姜家镇。此前,淳安县专门成立姜家产业区块管委会,提出的发展思路是:建设千岛湖西南旅游服务中心、影视文化风情小镇、特色旅游综合体。

  从2011年起,姜家产业区加大了招商引资的力度。是年7月18日,上海文广集团和姜家镇举行了项目签约,初步达成打造“东方好莱坞”影视文化小镇的合作意向。前者的计划是,投资30个亿,在姜家镇建一个影视文化基地,以及别墅和五星级酒店。狮城路东南边则建设复旦大学视觉艺术学院千岛湖校区。

  当年,淳安县先期在姜家镇龙川湾码头附近建设了一座狮城博物馆。博物馆除了再现狮城在库区形成前的真实风貌,突出城墙、街道、县衙、儒学、庙宇、宗祠、牌坊、商埠、民居等元素外,还在博物馆院内复原建成了原狮城的地标性建筑奎文塔。该馆目前已对外开放。

  前述姜家镇的工作人员称,除了建成狮城博物馆和奎文塔外,目前姜家镇还打造了镇区西入口遂安古城姜家城门、墨斗苑文化牌坊和旅游码头五狮围城赶一珠城雕等标志性建筑,并通过白墙、黑瓦、青砖、骑楼式立面等改造,希望唤醒过去的狮城文化基因。

  另一个更为宏大的计划也已被提上日程:将水下千年古城复制上岸,包括诸如千年前原模原样的县衙、戏台等。这一被命名为“文渊狮城”的项目,在规划形态上将还原“古狮城”空间格局,以水下“狮城文化”体验为核心。该项目占地约210亩,规划建筑面积8.05万平方米,将于2014年完成全部主体建设,2015年建成开街。

  淳安县引进的是有国资背景的杭州市实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杭州工投),具体的操盘公司是杭州千岛湖新天地文化发展公司(下称“新天地文化”)。

  工商资料显示,新天地文化成立于2011年11月2日,是由杭州市实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投资的一家国有独资房地产开发企业,公司注册资金1亿元,法定代表人骆旭升。

  按照新天地文化的规划,“文渊狮城”项目总投资6亿元,将以千岛湖水下古城狮城为建筑模板,深度挖掘本地民俗文化与古城文化,同时满足当代的文化度假与品质生活需要。项目建成以后,将成为提升风情小镇品质生活的新标杆和千岛湖文化旅游的金名片。

  得益于姜家产业区块文化创意产业的推进,2013年姜家区块土地收益金额达到3亿元。对于年财政收入仅数百万元的千岛湖其他乡镇而言,这一收益足够殷实。

  在张宏根看来,姜家镇提出的狮城重建,显然并非完全意义上的原址重建。“更像是参照历史古迹的文化商业开发概念。”张宏根说。

  “如果说现在的千岛湖旅游还是一个国内品牌的话,那么一旦水底古城旅游开发成功,千岛湖就真正走向了世界。”

  在幽深的千岛湖底,狮城,如同海明威笔下的《乞力马扎罗的雪》中山上那头沉睡的狮子,沉静、寂寞、与世无争。而在湖面之上的现实里,关于水下狮城的开发之争,或许仍将喧嚣。

 

 



阅读推荐:
揭密故宫钟表馆和皇家300年收藏_马未都古玩鉴定
工地挖出明朝原始版燃烧瓶和明军AK47_最新钱币收藏
5种途径买珠宝玉石需谨慎_邮票钱币收藏
新疆乌吐兰墓群考古发掘出青铜器时代珍贵文物_古玩收藏
宋朝的历法的修订与发展
2015年之歌:文化界回归传统 艺术市场发生裂变_钱币的收藏价值
西周金文的白金及其用途
【考古逸事】民间传奇引出一段历史之谜
宁城五官营辽墓铜钱
高人佩玉在庙堂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西单民族大世界清了:文物预计4月中完成修复_硬币收藏
下一篇:大夏国都城遗址统万城考古发现虎落遗迹_钱币收藏纪念币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