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首页 > 收藏文化 > 正文

国际打击走私:将象牙销毁给犀牛角下毒_名人字画收藏
来源: http://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国际打击走私:将象牙销毁给犀牛角下毒:

▲国家林业局的官方微博发布的象牙销毁现场 ▲国家林业局的官方微博发布的象牙销毁现场

  按照黑市价格,这些象牙总价值可达数千万元。因此一些网友看到新闻后认为此举“实在没必要”。他们或许不明白,这其实是中国政府发出的一个信号,表明绝不会容忍象牙走私和盗猎。

  这场销毁行动就像是为这些象牙背后至少2000头死去的大象举行的一场盛大葬礼。

  其实为保护濒危野生动物,打击盗猎,有些正面的处理方法的确也会让许多人无法理解与接受。比如,为了不让犀牛遭遇盗猎,人们还给犀牛角注入毒素。

  销毁象牙

  是一种“愤怒的回应”

  广州此次“公开销毁象牙”后,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张建龙曾回应媒体:“这是CITES(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机构)建议采取的方式,也是国际通行惯例,比如美国去年11月就采用了同样办法。从另一个角度看,通过销毁少量非法且不具备交易资格和价值的象牙,从而达到保护大量野生象的目的,这是值得的。”

  摧毁象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情。

  早在1989年,肯尼亚就曾以焚烧象牙的行为来回应猖狂的盗猎。2011年在肯尼亚、2012年在加蓬、2013年在菲律宾和美国又有四次总计销毁了大约20吨象牙。

  2010年以来,大象偷猎案件数量达到新的高峰。近两三年来,每年平均有大约3万头大象遭盗猎,但更大的问题是,偷猎者的组成已和上世纪80年代的“个人主导”盗猎危机不同,如今的盗猎已成为一项“高度组织化的跨国犯罪行为”。野生动物制品和毒品、军火、人口走私共享着统一渠道,每年190亿美元的收益中有一部分流入了恐怖组织的资金库。

  有人说,收缴来的象牙虽然也是带血的,但其主人反正已经死了,不用它拉低市场价格,反而去烧掉,岂不是巨大的浪费?我们难道不是应该尽量用合法渠道打击非法贸易才对吗?

  事实上很多国家都曾经尝试过用合法渠道打击非法贸易的做法,但现实并不是能用简单的供求曲线计算。比如2007年CITES特许非洲四国和中国、日本签订了一个115吨的“合法象牙”进口协议,但是,多年尝试后,很多人仍对合法象牙打压市价的前景失去了信心。

  首先,从最实际的角度出发――保存这些象牙要花钱,阻止它们被犯罪集团“二次偷走”也要花钱。而有大象分布的国家,经济状况通常不佳。坦桑尼亚目前有1.2万根象牙库存,为此政府每年的花费是7.5万美元。而且任何措施都无法彻底防止腐败官员监守自盗。所以对于很多国家来说,不如彻底销毁,才能断了念想。

  美国鱼类和野生生物管理局主任丹尼尔?阿希指出,合法象牙的存在,也给执法部门带来了巨大的困难。譬如2007年那次购买,中国使用的是“象牙合法证”制度――每个象牙制品配一张附有照片的证件。然而没有什么办法能确保证件和原制品始终在一起――如今象牙证件本身的买卖已经形成了一个小黑市。根据IFAW(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2011年底的调查,超过半数的经销店根本就不提供收藏证,也有近一半店面以“费时、高成本”等理由主动建议消费者不要收藏证。

  不仅如此,合法象牙的存在本身还会使得市场扩大,让加工者和消费者认为象牙是合适的奢侈品。投入市场的合法象牙数量能否平抑由此带来的消费增长还是个未知数。所以,丹尼尔?阿希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建设普遍的道德规范,让全社会形成谴责象牙持有和买卖的氛围,清楚地告诉消费者“购买象牙是不道德的”,从而在消费心理这个根源上打击需求。但在国家主动出售合法象牙的情况下,这很难实现。

  其结果就是,合法象牙在中国实际上没有能够拉低市场行情,在非洲也没有明显的打击盗猎效果。截至2011年底,国内象牙原料的价格不但没有因为合法象牙而降低,反而比2008年之前翻了3-4倍。

  同样,来自非洲的数据表明,象牙走私不但没有下降,反而进入了快速攀升期――虽然2012年CITES的报告认为合法进口和盗猎猖獗之间并无联系,但这也足以让人失去信心。

  去年年底,AWF(非洲野生动物基金会)发表了一份声明,号召全世界采取象牙销毁行动并立刻禁止所有国内象牙贸易。声明中指出,“某些国家的象牙库存和合法贸易会引发模糊和疑惑认识,使得区分合法或是非法象牙实际上变得不可能,遑论执法。”

  销毁象牙的支持者经常援引藏羚羊的先例。

  十年前,中国政府公开销毁了一批收缴的藏羚羊皮毛,其后在各方推动下,西方的时尚行业抛弃了藏羚羊披肩等“时尚”,克什米尔的沙图什工业也转而使用其他羊毛来源,美国更将藏羚羊列入濒危动物法案的保护范畴。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的格蕾丝?盖布瑞尔说:“我希望今天销毁象牙也能传递类似的信息,为大象带来(与保护藏羚羊)类似的成功。” 

  给犀牛角下毒

  是一种“被逼无奈”

  经过法律认证和两年半的私人机构试点之后,2013年9月,南非Ezemvelo中心成为非洲第一个犀角投毒的国家保护机构。

  项目发起人之一,也是“犀牛援助项目”的创始人之一的范?涅科克博士说,向犀角根部注入毒素的过程很快且很安全,毒素将扩散到整只犀角的角蛋白之中,使其对人产生“剧烈毒性”。目前使用的毒素主要是外寄生虫杀虫剂,人类摄入小剂量不会致命,但足以导致恶心、呕吐、抽搐等症状。

  除了毒素,犀牛角还会被注入一种不可食用的亮粉色颜料(类似于银行使用的防抢劫颜料)。粉色颜料的作用是警告最终消费者:这种角被毒素沾染、不适合食用。就算犀角磨成细粉,这种颜料在X光下依然可见,机场不难发现其踪迹。此外,这种颜料的亮粉色颇为俗艳,很难制成犀角工艺品。这些行为对犀牛本身无害,即使两只犀牛争斗时用角划伤了对方,沾染的毒素也不足以产生伤害。

  此外,每只处理过的犀牛还会接受DNA记录和微芯片传感器植入,有望进一步阻吓盗猎者。不过这样的处理成本每只犀牛约需8000南非兰特(合约4800元人民币)。

  为保护犀牛,这个方法是目前人们所采取的三种主动防御方法之一。另两种方法,要么是提前将犀牛角锯掉,要么是把犀牛以家畜方式圈养。范?涅科克博士指出,“阻止盗猎没有灵丹妙药”,投毒可能是权宜之计,但对于缺乏足够警力的犀牛所有者,它或许是最好的权宜之计。

  没错,这就是光明正大的“投毒”。因为事情的确已发展到了这个地步。

  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黑犀都是世界上数量最多的一种犀牛,数量峰值一度达85万头。到1960年后,黑犀便见证了我们这个时代最疯狂的大规模盗猎,在短短30年间其总数下跌了97.6%;到1995年,全球只剩下2410头黑犀;1996年,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把黑犀从“濒危”类移入“极危”类,其数量才又有所增加。不过总数虽有所回升,黑犀西部亚种Diceros bicornis longipes还是在2011年底宣布“野外灭绝”。

  近年来盗猎情况似乎还在加重。南非在2010年有333只犀牛被盗猎,2011年有448只,2012年有668只,2013年已经有827只犀牛被杀,盗猎者已连续6年不断刷新纪录。

  如今在越南,犀牛粉的市价在每克33美元到133美元之间,有时超过黄金;而单只角的重量可以达到10千克。虽然没有一丝一毫的科学证据支持,很多亚洲人仍然认为犀角拥有治疗宿醉、改善注意力甚至能作为一种春药等五花八门的功效。高昂的价格驱动了巨大的利益产业链。一些犯罪集团甚至使用了军用直升机、夜视仪和消声步枪,同时还雇佣大量邻近国家的贫民作为“炮灰”进行盗猎。南非某些保护区已经将一半的经费用在安保领域,以便应对愈发凶悍的盗猎者。

  下毒,实属被逼无奈。

  (果壳网)    



阅读推荐:
肥城石横东汉中期墓铜钱
【收藏与文化】三不知的由来
故宫试行首个免费开放日:惠及教师群体(图)_外国钱币收藏
疯狂的石头有故事:陨石收藏以克计价_最新钱币收藏
古玩收藏:木雕名家名作
百达翡丽三年增值了50%_古钱币价格
【收藏与历史】日本二.二六事件
上海驰翰羊年首拍圆满落槌_人民币收藏
兴平阜寨淸窖藏铜钱
【秦皇陵考古】内参惊动了江青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人大代表朱列玉:恶意推平古墓最高应判死刑_古钱币新闻
下一篇:李象群提案:改善艺术教育金字塔倒置状况_古玩古董鉴定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