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首页 > 收藏文化 > 正文

宋代佛教的对外交流
来源: http://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宋代佛教的发展与它的对外交流很有关系,并影响于国外的佛教界。尤以东邻的高丽、日本为显著。

其一,高丽

中国佛教早已东渐朝鲜半岛,且是中国佛教传向日本的“中转站”。据梁慧皎《高僧传》记载,早在晋代即有名僧支遁(314—366)与高丽道人书,称述上座剡县(今浙江嵊县)仰山竺潜(法琛)的风范。高丽道人可说是入华从事佛教文化交流的第一人。据有关史籍记载,中国佛教正式传入朝鲜半岛并得官方承认,是在古朝鲜三国时期,即在中国前秦建元八年(372,高句丽第十七代小兽林王二年),顺道传经高句丽,其后,传入百济、新罗。从此以后,佛教交流日益增多,成为持久的活动。至隋、唐,中国佛教各个宗派几乎都分别传入上述三国。唐末、五代以来,高丽僧俗来华拜佛求法的很多。入宋,来华求法的高丽名僧大德诸如谛观、义通(宝云大师)等。宋太宗端拱二年(989),赐前此来请《大藏经》的高丽僧如可紫衣;淳化二年(991),赠送高丽一部《开宝藏》,此后高丽又先后从宋朝共请去三部印本《大藏经》。辽朝又送给高丽共四部《契丹藏》。高丽慧昭国师一次又买去三部《契丹藏》。其他汉译佛经单行本传入高丽更多。宋元丰末、元祐初(1085—1086),高丽僧统义天入宋求法,除上述专访天台、华严,回国弘传华严学,开创高丽天台宗外,义天遍参名僧大德,例如:汴京觉严寺有诚、相国寺宗本、兴国寺西天三藏智吉祥;杭州灵芝寺元照律师;明州(今宁波)育王广利寺大觉怀琏,还有访谒过慧林、善渊、择其等总数达五十多人,所有天台、华严、南山、慈恩、曹溪、西天梵学,义天都传学回高丽。他在宋广求佛典章疏和儒家经典共一千余卷。回国后,他又在高丽兴王寺设教藏都监,编录刊行从宋、辽、日本搜购来的佛典以及这次由宋求得的佛教章疏,共四千七百四十余卷,编刻为《续藏经》(即《义天续藏经》)。义天又委托宋商徐戬在杭州雕造夹注《华严经》,运回高丽。义天还积二十年搜集之典籍,撰成《新编诸宗教藏录》,反映他从中国搜集而到高丽弘传的天台宗著述。义天在宋求法,与僧俗交往的诗文以及与辽朝僧俗交往的诗文,迄今仍可见到一部分。可见,义天入宋求法,是宋丽佛教文化交流史上的重大事件。与义天同时或稍后,入宋高丽名僧有子正、慧月、若兰等。

上述事例,说明宋代佛教(尤其是天台、华严两宗)与高丽交流的亲密关系,影响深远。

其二,日本

日本是“一衣带水”的近邻,自古以来与我国有友好交往的历史。中国佛教传入日本,是在百济圣明王十六年(538)由朝鲜半岛的百济传到日本。此后,日本僧俗来华拜佛求法者日益增多。至唐代,随着大批遣唐使来华,日僧入唐求法很多。入宋,据有关史籍记载,北宋时期,日本入宋僧大约有二十人。其中,最有名的有然、寂昭、成寻等三数人。他们与以往的入唐僧有一点不同,即不全是为求法、学习为目的,还带有朝拜祖师和前辈佛迹而进行巡礼的性质。然在宋太平兴国七年(982)与弟子六人入宋,他是北宋时第一位来华的名僧。到过天台山、五台山、洛阳白马寺和龙门等佛教圣地,并在汴京受到宋太宗召见,获赐紫衣及“法济大师”称号。三年后,然乘宋商船回国,携回《开宝藏》,这是宋代刚雕印好的印本《大藏经》,也是宋朝送给外国的第一部藏经。他回国前,请佛工摹刻西华门外圣禅院的印度优填王所刻旃檀释迦像。这尊释迦像保存在京都清凉寺。1955年修理时,发现佛像腹中藏有大批文物,包括经卷、版画、钱币、银器等,还有中国台州开元寺僧鉴端所书然《入宋求法巡礼行并瑞像雕造始末记》等珍贵文物。然带去的还有十六罗汉画像,是最早传到日本的罗汉像。寂昭是然回日本十六年后入宋的。他到四明向知礼求教天台学二十七条疑问,并谒见了宋真宗,获赐紫衣及“圆通大师”称号。在宋三十年,圆寂于杭州清凉山麓。成寻在宋熙宁五年(1072)乘宋商船入宋,先后朝拜五台山、天台山,到过洛阳,受到宋神宗的召见,并获赐紫衣。与他同时入宋的有七名弟子。他再次登天台山、五台山修行时,让弟子先期回国。宋神宗得知后,遂托成寻弟子把御笔文书及赠给日本朝廷的金泥板《法华经》和锦二十匹带回日本。此为中日文化交流的佳话。成寻于宋元丰四年(1081)圆寂于开宝寺。他留下一部《参天台五台山记》,详细记录他在中国的活动,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南宋时期,中日交往骤繁,日僧入宋极多,据日本学者木宫泰彦先生《日中文化交流史》所列南宋时代日本入宋僧有一百零九名,其中,著名人物有荣西等数人。荣西于宋乾道四年(1168,日本仁安三年)入宋。历访天台山、阿育王山。归国时,带回天台新章疏三十余部六十卷,并带去中国茶种。约二十年后,荣西又于宋淳熙十四年(1187,文治三年)第二次入宋,学禅于天台万年寺怀敞禅师,事师五年,回国倡禅宗,于京都建立建仁寺,于镰仓建立寿福寺,实际创立日本的临济宗,被称为日本禅宗之始祖。与荣西差不多同时,日僧觉阿、金庆于宋乾道七年(1171)入宋,参谒灵隐慧远禅师,归国谈禅,引起当时日本佛教界的极大注意。荣西再传弟子道元在宋嘉定十六年(1223,贞应二年)随其师(一说法兄)明全入宋,历游天台、径山等处,随天童山如净禅师学曹洞宗奥义。在宋五年,宋宝庆三年(1227,安贞元年)回国,住荣西之建仁寺,后于深草开创兴圣寺,在越前建立永平寺,为永平开山祖师,创日本曹洞宗。自此以后日僧来宋学禅者很多,宋僧兰溪道隆去日本传授禅法,一时达于极盛。

又,日本律宗,最早由唐代鉴真传入,后渐衰微,南宋庆元五年(1199,正治元年)俊入宋,先登天台山学教义,又到杭州径山学禅宗,随明州景福寺如庵(元照直传)学律三年,并随秀州的北峰宗印学天台宗八年。后寓居当时首都临安(今杭州)下天竺寺,广交禅、教、律诸名僧,相与论道,在宋共十三年。宋嘉定四年(1211,建历元年)归国,带回大量经论章疏。后于京都东山开创泉涌寺,为开山祖师,大传律学。日本另一律僧净业,在宋嘉定七年(1214,建保二年)入宋,随中峰铁翁守一学科,宋理宗赐号“忍律法师”。在宋十五年,宋绍定元年(1228,安贞二年)归国,于京都开创戒光寺,与泉涌寺并峙,为当时教、律二大道场。五年后,宋绍定六年(1233—1234,天福元年),净业第二次入宋。在宋九年,归国时带回大量佛像、梵夹。在筑紫开创西林寺,在洛东开创东林寺,贡献卓著。

这样,宋代禅宗和律宗弘传于日本。还有一位日僧弁圆(即圆尔弁圆)值得一。弁圆,原随京都、镰仓诸大德学习大小显密之教。宋端平二年(1235,嘉祯元年)入宋。历访天童寺、净慈寺、灵隐寺等处,后登径山,继无准师范之法嗣,在宋七年,宋淳祐元年(1241,仁治二年)归国。在京都东山建立东福寺,为开山祖师。由宋归日时,他曾带回经论章疏、语录、儒书等数千卷,藏于京都普门院书库,对日本文化的发展有很大贡献,亦足见宋文化对日本的深刻影响。

此外,随着宋代频繁的海外贸易,商船往来,宋代佛教对当时的交趾、占城、真腊、南海诸国等地,亦有佛教文化交流和影响,此处从略。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宋代道教新神的供奉
下一篇:陆九渊心学派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