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首页 > 收藏文化 > 正文

凤衔绶带五瓣银盒
来源: http://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此银盒与葵14、17两银盘共出。根据盒底铭文记载,该盒造于唐懿宗咸通七年(866年)十一月十五日,属晚唐时期。盖面花纹为凤衔缓带团花,空白处填以蔓草纹(图四,5)。对称的双凤和葵2的主要不同点是凤嘴衔有四出绶带,故其年代较葵2为晚。

以上这些纪年的和年代可考的银器,都属于中唐和晚唐时期,缺少盛唐以前的器物。在已发现的有明确年代的金银器中,虽然也有盛唐时期的器物,如甘肃泾川所出属于武周延载元年(694年)的金棺和银椁%但因其和银盘不是同类器物,其纹饰在银盘断代方面可资参考的价值不大。

银盘的纹饰一般都在盘内,中心部位的花纹为主体花纹;大型银盘在主体花纹的周围和盘缘,往往还有辅助的图案花纹。银盘的主体花纹大致可分为以下五类:第一类,单个动物花纹,如狮子(葵1、10)、鸾凤(菱1、葵3)、猞猁(圆3)、鹿(菱2)、熊(葵5)、狐(桃2)、龟(桃1)、翼牛(葵4);第二类,单纯由花叶或折枝花组成的团花(圆2、葵6、7、12、17);第三类,以单个动物纹为中心的团花,如狮子团花(圆1)、黄鹂团花(圆5)、卧鹿团花(葵11);第四类,以并列或对称的成对动物纹为中心的团花,如双鱼团花(圆4、葵8、9、15)、双凤团花(海棠2、葵2、13、16)、双鹦鹉团花(葵14);第五类,人物图像(海棠1)。

在上述第一类花纹中,属于大型银盘者有两种情况,一种在动物纹的周围有辅助的花卉图案(如葵10),另一种则没有,只在盘缘有纹饰(如葵1、菱1、2)。从花纹布局看,前者应是从后者发展而来的。葵1盘缘的花朵纹疏落有致,和中唐以后密集的花卉图案迥然不同,而和日本正仓院所藏唐代花鹿纹银盘的盘缘纹饰相类似,原田淑人氏也曾指出此盘的制作工艺和正仓院银盘十分相近(图五)。此盘与天宝二年、十年纪年银铤同出,从纹饰特点看,其制作年代应属盛唐时期。葵10与中唐后期的葵11同出,二者的花纹布局基本相同,也应为中唐器物。菱1仅存半面,盘内残存的立鸟纹,其形象和景云元年(710年)李仁墓石门楣花纹中的凤鸟纹颇为相似(图六,1),盘缘的卷草莲瓣纹也呈现盛唐风格,其时代应属盛唐时期。桑山正进氏认为此银盘为8世纪中叶以前的器物叭秋山进午氏从盘缘纹饰和制作方法等进一步论证该盘应属8世纪初期,二氏的看法是正确的。菱2和上述正仓院银盘相比,虽然前者为菱花形,后者为葵花形,但在整体造型上仍相类似,都有3个卷叶形足,盘心鹿纹和盘缘花纹也相

近似,两盘的制作年代可能相差不远,都属盛唐时期。此类花纹中的小型银盘,除动物纹外没有其他辅助纹饰,这也可能和盘的面积小有关系。圆3出于时代较晚的墓(原报道认为是早期辽墓),但为唐代器物无疑。夏鼐同志认为此盘的风格和何家村动物纹银盘相近似,当属同一时代。葵3、4、5和桃1、2为何

家村动物纹银盘,有的同志认为这些银盘的花纹较特殊,尚难肯定其具体年代。但从整体看,动物纹银盘的纹饰简洁,和中唐以后的花纹风格不同,葵3的鸾鸟纹1景云元年李仁墓石门楣凤鸟纹2圆2盘心六麵团花(西安东南郊曲江池村出土)3葵6盘心折枝团花(西安东南郊曲江池村出土)

和上述景云元年墓石刻凤纹也颇相类,所以它们可能都是盛唐时期的器物?

第二类花纹的银盘,时代早晚差别较大。其中圆2(图六,2)、葵6、7(图六,

3)的盘心团花由单株折枝花构成,似为早期团花的形式,其造型风格也和何家村动物

纹银盘近似,时代似属盛唐时期。葵12的年代,上文考证为9世纪中叶,属晚唐时期

葵与咸通七年银盒共出,团花周围的鸳鸯绶带图案与盒盖凤衔绶带纹风格基本相同:

且有卍符号出现,也应为晚唐器物。上述两银盘的盘心团花,当为中唐时期团花的简化形式,团花中心以花叶纹代替了动物纹。

第三类花纹的银盘,都属中、晚唐时期。葵11的年代,如上所述,约为8世纪晚期,属中唐后期。圆5盘心团花的格调和葵有相似之处,但团花周围的六组花卉图案纹样完全一致,这和葵11团花周围的六组花卉纹样各异的情况不同,其时代可能和葵11相近或稍晚。圆1的器形特点是圆口而腹部有四曲,这应是从一般的圆形圈足盘发展而来的;中心团花有鱼子纹地,外腹面饰四簇纹样相同的宝相花,其纹饰特点和共出的晚唐银盘葵12有共同之处,其时代也应属晚唐时期。

第四类花纹的银盘,时代上也有早晚的区别。圆4为较早的类型,属中唐前期,团花中心的双鱼为前后并列。葵15的双鱼纹虽然也是前后并列,但刻工粗略,其周围也已简化为莲瓣纹,时代应比圆4为晚,属晚唐时期。葵2、8、9、13、14、16和海棠2盘心团花中的双鱼、双凤或双鹦鹉纹,都成对称形式。其中时代明确的葵2,属中唐后期。

葵8、9的造型和纹饰的风格和共出的葵10、11差别不大,也应是中唐器物。葵14的器形虽和共出的葵17相似,但无绶带

纹,其年代可能稍早,而属于中唐时期。葵13的双凤嘴衔绶带纹饰,纹样风格和上述咸通七年五瓣银盒盖面的凤衔绶带图案十分相像,共出的有乾符六年(879年)银铤,故其年代属晚唐时期当无疑义。葵16和葵15的器形相同,发表的资料纹饰不清,据报道盘心饰双凤,周围有缠枝花草纹,鱼子纹地,从器形和纹饰考察,也应为晚唐器物。海棠2盘心为对称的双鸾(凤)戏珠纹,盘缘饰缠枝花鸟纹,鱼子纹地。有的同志认为此盘的制作年代在公元760年以前此说值得商榷。从器形和纹饰考察,此盘似应为晚唐器物。英国不列颠博物馆收藏的一批据说是西安(或洛阳)附近一座墓出土的银器,其中有的刻有“乾符四年”(877年)纪年铭文。这批银器中的两件海棠形或近似海棠形银盘(图七),器形和纹

饰的风格与此盘颇为相似秋山进午氏认为出此盘的丁卯桥窖藏应和背阴村、蓝田两窖藏一样,属9世纪中叶。其说是可信的。

第五类花纹的银盘只有一件(海棠1),其器形和上述不列颠博物馆所藏银盘中的一件完全相同,主体花纹也都是人物图像(图七,1)。所以此盘的年代应属晚唐时期。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略论唐代仿金银器的玉石器皿
下一篇:金花银盘的分期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