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首页 > 收藏文化 > 正文

关于金银器的产地问题
来源: http://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地宫内的金银器,根据上述论证,主要是懿宗和僖宗先后赐给的,还有一些是高级僧尼、宦官施舍供奉的。皇帝所赐的金银器,多数应是附属于内库的文思院和少府所属的金银作坊院打造的。但从器物上錾刻的铭文看,皇帝所赐的金银器中,有一些是高级官僚进奉的,还有个别可能是皇帝向地方官僚“宣索”来的。这些金银器往往是南方一些都市的金银行或金银铺制作的。例如:鎏金双狮纹菱弧形圈足银盒、鎏金镂空飞鸿毬路纹银笼子和鎏金鸳鸯团花纹双耳圈足银盆等。

鎏金双狮纹银盒,盒底刻铭文:“进奉延庆节金花陆寸方合壹具重贰拾两江南西道都团练观察处置等使臣李进”。“李”字和“进”字之间疑有缺字。《全唐文》卷七二四载李骘《题惠山寺诗序》一文,文末署:“咸通十年二月一日,江南西道都团练观察处置等使中散大夫检校左散骑常侍使持节都督洪州诸军事兼洪州刺史御史中丞上柱国赐紫金鱼袋李骘题记。”可见此银盒应系李骘进奉给懿宗的。李骘任“江南西道都团练观察处置等使”的时间,在咸通九年(868年)至十一年(870年)之间。他进奉此银盒当亦在此期间。江南西道治洪州(今江西南昌市)。此外,1975年西安南郊曾出土洪州刺史、江南西道观察处置都团练守捉及莫徭等使李勉进奉的银盘李勉进奉此银盘系在代宗广德二年(764年)九月至大历二年(767年)四月之间。该银盘应该是洪州当地的产品。这说明至迟在中唐以后,江南西道的洪州已经有了金银器制造业。李驾所进的银盒,也应是在洪州当地打造的。

鎏金镂空飞鸿毬路纹银笼子,底部錾刻铭文“桂管臣李杆进”6字。1980年12月陕西蓝田杨家沟村出土的一件鸳鸯绶带纹银盘,盘底也錾刻“桂管臣李杆进”6字。这两件银器应为同一人所进。桂管经略使治桂州(今广西桂林),属岭南道。岭南盛产

金银。李杆进奉的银盘和银笼子,应该都是桂州当地打造的。

鎏金鸳鸯团花纹银盆,盆底錾刻“浙西”二字。《唐方镇年表》载:“浙西亦曰镇海军节度、浙西观察处置等使,兼润州刺史。”此银盆应是浙江西道润州(今江苏镇江市)的产品。在考古发掘中,镇江地区出过不少唐代的金银器。例如:镇江甘露寺塔基所出的金棺、银椁,丹徒丁卯桥出土的成批银器。前者是穆宗长庆五年(825年)和文宗大和三年(829年)埋藏的,后者是晚唐时期的器物。这些金银器应是当时润州本地制作的长庆四年七月,敬宗向浙西索取“银盏子妆具”,据当时浙西观察使李德裕的奏章说,用于打造银器的银是派人从淮南买来的,“旋到旋造,星夜不綴。这说明“银盏子妆具”确是当地工匠打造的。可见至迟在中唐以后,浙西润州的金银器制造业已经相当发达了。地宫所出的这件银盆,很可能是懿宗或僖宗向浙西宣索来的。

总之,法门寺地宫所出的金银器,既有文思院——宫廷手工业作坊院的制品,也有南方民间手工业作坊的优秀产品,种类繁多,风格多样,工艺精湛,是研究我国晚唐时期金银器制造业的一批珍贵资料。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年代可考的金花银器及其纹饰的主要特点
下一篇:关于金银器的产地问题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