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首页 > 收藏文化 > 正文

商代青铜器作品:商代青铜礼器题材
来源: http://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除广汉以外,安阳和其他地区商代美术作品中,以人物形象为题材的雕塑性质作品,属于圆雕一类的,在玉器和大理石作品以及陶塑中比较多,青铜器中少见。青铜礼器、兵器等作品中所见的人物形象或人头像多数是浮雕。

在鸟兽尊中比较突出的—件是分别收藏于日本和法国的两件虎食人卣。其造型人同小异,为湖南安化出土。

虎食人卣以猛虎食人的情节为器物造型,人与虎蹲坐着,互相抱持。夸张了的巨大虎头形象狞厉,张大的口部,齿牙森列,含住了人的头顶。两只前爪,攫住人的腰部。人,蹲坐于虎的胸前,两手搭于虎肩,头转向左侧,赤着双足,踩在虎的后爪上。这一奇怪的动态呼应,引起人们对于这件器物造型内容的涵义做出不同的猜测,因之它也有“孔虎卣”的名称。李学勤《试论虎食人卣》引证国外学者民俗学研究成果,认为:“虎食人或龙食人意味着人与神性的龙、虎的合一,这不失为一种可能的解释。”(见《南方民族考占》第l辑)

出自湖南地区的这件充满神秘感的作品,无沦在材质上和取材、艺术表现上都合比较鲜明的地域特点,而又在总体的风格上与中原地区的鸟兽尊体观看共同的时代特色。据研究者分析,湖南出土的青铜器多含有—定数量的锑,与北方青铜器物金属配比不同。

作为具有一定使用价值的青铜礼器卣,虎食人卣有提梁,其上饰夔纹,两端有立体的兽首。卣顶部有盖,盖上铸有立鹿以为捉手。虎周身布满浮雕的夔、虺、走兽等纹饰,背部是—个巨大的浮雕饕餮纹,有云雷地纹,制作技艺中分精工。虎背上,盖、器相连,有一道扉枝,直抵尾端。虎尾下卷,与两只后爪构成鼎立的三足,有力地支撑住卣身、

人的脑后披长发,面部五宫塑造手法写实,眼睛不作臣字形。面部肌肉与骨骼的结构起伏处理得很好。法国所藏的—件人的耳部结构表现得比较具体,耳垂有穿。衣服的领部有方格纹,背面饰饕餮纹云雷纹作地,下身有双蛇纹。由于有领有袖,看来那些纹饰不是文身现象。

虎食人的形象屡见于商代的青铜器、玉器上。作为青铜器纹饰以浮雕手法表现的,重要作品有分别出自安徽阜南和四川广汉三星堆的龙虎尊。虎作一首双身的形式,口下衔住举手蹲踞的人形。另一种表现形式是两只侧身的虎共衔一个人头,其主要的作品有司母戊鼎耳和妇好钺上的浮雕纹饰。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所藏商代鸟兽纹四足觥的后足作饕餮食人的形象,人的下身作蛇躯,有鳞甲。类似的神话性质的青铜器作品还有该馆所收藏的安阳出土人面蛇(龙)身杯(卣)。盉的盖子是一个浮雕的人面,额头上有三道皱纹,头顶两侧生有瓶形角。盖、器纹饰相连,自人头顶背后成为蛇躯,盘绕于器腹,双爪自两侧前伸,抱住益的管状流。在纹饰空隙处,填以夔龙纹。整个器物最为突出的是作为盉盖的人面,其下颈与头上的双角突出于盉口之外,仰面朝天,充满神异的感觉。

既有写实特点,又非现实的人物,具有亦神亦人亦兽特点的形象还有湖南宁乡所出的人面纹方鼎上的四面纹饰。其浮雕面部造型很写实,但两耳是图案化了的,耳上有角,下部有爪,皆是减底平刻,虽为人面之外的附加装饰,而收到主次分明的表现效果。人面浮雕造型扁阔,上下突破了装饰面的范围,下颏直抵鼎腹下沿,作者以此强化颜面硕大的感觉。青铜鼎以人面为主要装饰者仅此一见,有人认为此一图像与“黄帝四面”(《太平御览》卷七十九引《尸子》)的传说有关。

此外,还有一些青铜人面像。安阳东区编号1400大墓出土一件青铜人面具,高22厘米,其面部五官的结构与日本所藏虎食人卣的人面部很相似,脸形和五官比例比较合理,耳部作云字形,其面相颧部较高,眼细长,眼梢上挑,有明显的蒙古人种特点。头上无发,有一环,可知为一件用于悬挂的装饰品。

1977年在陕西城固县一个器物坑中出土了数十件人画具,各高16厘米左右,眼、鼻孔、耳孔、齿牙都足镂空的,形象怪异狞恶,额与下颏各有一对小圆孔。与之同出的还有戈、戣等兵器和许多兽面、铜泡等。人面可能是穿钉于兵器和战甲之上的装饰物。江西新干大洋洲商墓出土的一件双面人面形器造型与之极为相似,而头顶两侧有一对很大的弯角,头上下各有一个圆管,应是一件器物上的装饰物。

类似的人面形装饰物也发现于西安老牛坡和北京刘家河的商代墓葬,造型手法相似而口角上弯,这种形体较小的“笑面人”可能是衣服上的饰物;刘家河墓葬与人面同出的圆形、蛙形、蟾蜍形铜泡上留有平纹麻布的印痕。

人头形象也用作青铜礼器上的提梁两端的立体装饰,从以人头为饰这样—个很小的侧面也反映出商代社会重刑戮的残酷精神面貌。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十大玉器瑰宝
下一篇:历史的明珠:紫砂陶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