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首页 > 收藏文化 > 正文

石鼓与石鼓文
来源: http://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现存故宫博物院的十个馒头状的石鼓,上面刻的文字叫石鼓文,是东周时期秦国刻石,是我国传世最早的石刻文字之一。十个石鼓上各刻诗一首,四言一句,与诗经的形式相同,记叙了秦国贵族田猎的游乐生活。十个石鼓历经几千年的风雨磨损,上面的文字大多数已漫漶不清,有一只石鼓已只字不存了,而早在宋代就被人拓下来的拓本,就成了天地间的珍稀之物,百年来发生了不少有趣的故事。

传世的宋代石鼓文拓本到了明代仅剩有四本,其中一本藏于宁波范氏天一阁,后毁于火,其余三本,均为嘉靖年间的藏书家兼出版家、锡山(今无锡市)人安国所收藏。安国本姓黄,洪武初年改姓安氏,字民泰,因住处多种桂花树,又以“桂坡”自称,平生喜好古书、字画、金石,收藏宏富。又开有“桂坡馆”刻书印书,铸活字铜版,根据家藏秘册,刊刻多种古籍,所藏书籍、字画,均钤有“大明锡山桂坡安国民泰书画印”、“桂坡安国赏鉴印”、“锡山安

氏西林秘玩”等印。三本宋拓石鼓文归之安国后,他将其名为“先锋本”、“中权本”、“后劲本”,并扃之东轩,秘不示人,虽改其堂号日“十鼓斋”,然不仅外人不知其家藏如此珍秘,即其家人亦多有未知者。三本中以“先锋本”最古,字最完整、清晰,非“中权”、“后劲”所能及。三本又都经过剪裱,但“中权本”残字多被保存下来,而“先锋本”被剪夺者最多,所以从品质上看,二本各有千秋。

安国过世后,此三本宋拓由安氏子孙世守,仍是秘不示人,奉为至宝,由明至清,仅有嘉庆、道光年间的孙准曾获一睹,有一印在焉。直到几百年后安氏后人才拆售祖藏,三本石鼓文先归沈梧之手,后归无锡人秦氏,然始终未出无锡一带。

秦氏祖孙几代人亦雅好古物收藏,能书善刻,民国间在上海开设“艺苑真赏社”,专营碑帖书画,在江南一带很有影响,后辈中有个秦廷械,以收藏古陶瓷闻名。可惜三本石鼓文在秦家未能守住,抗战前卖到日本去了。

1932年秋,郭沫若在日本东京文求堂书店,看到一套石鼓文拓本的照片,共42张,后来知道这是“后劲本”的照片。原来,那三本石鼓文被日本财阀三井集团的老板买去,买去后亦是视为瑰宝,对外秘而不宣,这套“后劲本”的照片是三井的儿子借给朋友看,后来流散在外的。郭沫若见到这套照片抓住不放,并据之考证后写成《石鼓文研究》一文,1933年在日本印行,当时因为未见到“先锋本”以及安氏等人的跋文,误以为此即最古的本子。差不多与此同时,上海的“艺苑真赏社”把“中权本”影印出

来了,但把其中的“权”字改成“甲”字,冒充“十鼓斋中甲本”,书后的长跋又被删去,以掩盖其作伪的劣迹。

巧的是秦家布下的这个迷魂阵,很快又被郭沫若冲破了。1936年夏天,上海收藏家刘体智把他所藏的甲骨文椎拓成拓本,汇编成《书契丛编》20册,托金祖同带到东京交郭沫若,希望加以利用和研究。郭沫若从中选出1595片,先期进行考证,研究的结果编成《殷契粹编》,于1937年5月在日本出版。当他在研究刘体智的甲骨文拓片时,日本的河井仙郎(荃庐)听说了这件事,他找到郭氏,向他提出建议:将他所珍藏的安国“十鼓斋”旧藏的三种石鼓文的照片,与他交换借阅刘体智的20册甲骨文拓本《书契丛编》。这个石破天惊的消息令郭氏顿时激动万分,原来这个河井就是日本近代著名的书法篆刻家,也是三井的学术顾问,是帮助三井收购中国文物的掮客,安国旧藏的石鼓文拓本就是经他手卖给三井的。现在他手中的三套照片,就是当时进行交易时从上海送去的样本。郭沫若接受了这个交换阅读的建议,于是三本拓本的全貌遂一览无余,而且前后题跋倶全,这样所谓“十鼓斋中甲本”的西洋镜也就被拆穿了。

郭沫若将这三套照片复制了下来,据之撰成考证文字,又把照片寄给国内的沈尹默,请其在国内设法印行,公诸学林。他在给沈氏的信中说:“弟实费却莫大之苦心,始得入手。此邦人士得窥其全豹者仅一二人,在中国,除旧藏者及弟而外,恐当以足下为第三人矣。”旧时收藏家之神秘心态,可想而知。

经郭沫若、沈尹默的种种努力,《石鼓文研究》终于在国内印行,不仅刊出了“先锋本”这一最古的拓本,而且将三本上面的历代题跋也逐一刊出,并作了考释和说明,打破了长期被旧时收藏者封锁的神秘之窗。今天人们据之可以知道,此石鼓文为秦始皇统一文字之前的大篆,即籍文。石鼓原在天兴(今陕西宝鸡)三畤原,唐初被发现,自唐代杜甫、韦应物、韩愈作诗歌吟咏后,方大显于世。北宋大观年间(1107—1110年)迁至洛阳,后入内府保和殿稽古阁。金人破汴,辇归燕京,置放国子监大成门内。本世纪抗日战争爆发后,石鼓随故宫文物南迁四川,一辆卡车仅载一鼓,其重量可想。抗战胜利后又运回北京,现藏故宫博物院。

关于刻石的年代,历代都有不同的说法。唐代张怀瑾、韩愈等人认为是周文王时物;韦应物等人认为是周宣王时物;宋代董通、程大昌等以为是周成王时物;金代、清代一些学者有的认为是北魏时刻,也有人认为为秦文公时物。本世纪以来,马衡以为是秦穆公时物,郭沫若以为是秦襄公时物,唐兰则考其为秦献公^^一年(前374年)刻,详见《石鼓年代考》。

石鼓上文字已多残损,北宋欧阳修所录存有465字,明代范氏天一阁藏本剩462字。尽管字多已漫漶不清,然其折直间气韵犹存,被视为天地间之瑰宝。近人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评其:“《石鼓》如金钿委地,芝草团云不烦整裁,自有奇采。”

1945年美国空军对日本东京大轰炸,河井仙郎被炸

死,他的住宅成了灰烬,那三套最初的珍贵照片亦同时遭难。而三本宋拓本原件仍在三井之手,深锁秘藏。直至近年,日本二玄社以原色影印行世,才使孤本不“孤”。

有趣的是1992年12月在纽约佳士得的一场碑帖、法书拍卖会上,又冒出了一部“石鼓文”,佳士得的专家确定为南宋拓本,估价2?3万美元,最终以26.4万美元拍出,超出估价10倍以上。不知佳士得的专家们此鉴定何以为据?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小校经阁传奇
下一篇:上第二子与宝礼堂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