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首页 > 收藏文化 > 正文

中国传统诗歌的审美特征
来源: http://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中国古代诗歌是以凝练而富于感情性与音乐美的语言,集中、优美地表现我国人民在社会生活中所孕育的审美情感与复杂心态的一种特有的文学样式,从美学的角度来审视它,主要表现出以下特征:
1.意境美的营造
意境是中国古代美学的重要范畴,它是指作用的主观情意与客观物境互相交融而形成的艺术境界。“意境”一词早已有之,却经由王国维的提倡才流行起来,他在《人间词乙稿序》中说:“文学之事,其内足以摅己而外足以感人者,意与境二者而已。上焉者,意与境浑,其次或以境胜,或以意胜。尚缺其一,不足以言文学。”(赵万里:《静安先生年谱》,此序乃王国维所作而托名樊志厚的。)在《人间词话》里他又说:“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可知,境界乃是由真景物与真感情两者合成,是主客观交融的结果。由心物交融或情境相生于是就产生了诗的意境美。
在中国古典诗歌里,意与境的交融有三种不同的方式。
一是情随境生。诗人先并没有自觉的情思意念,生活中遇到某种物境,忽有所悟,思绪满怀,于是借着对物境的描写把自己的情意表达出来,达到意与境的交融。《文心雕龙·物色篇》说:“物色之动,心亦摇焉”,讲的就是由境及意的过程。古典诗歌中这类例子很多,如孟浩然《秋登万山寄张五》:“相望始登高,心随雁飞灭。愁因薄暮起,兴是清秋发。”《宿桐庐江寄广陵旧游》:“山暝听猿愁,沧江急夜流。风鸣两岸树,月照一孤舟。”崔颢《黄鹤楼》:“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在这类诗里,诗人的情思意念都是由客观景物触发的,由境及意的脉络比较分明。有的诗更写出了情意随着物境的转换而变化的过程,如柳永《夜半乐》,全词共三叠,景物的转换引起感情的变化,感情的变化又反过来改换了景物的色调,可谓达到了“意与境浑”的地步。
二是移情入境。诗人带着强烈的主观感情接融外界的物境,把自己的感情注入其中,又借着对物境的描写将它抒发出来,客观物境遂亦带上了诗人主观的情意。这方面的例子很多,如李白:“山花向我笑,正好衔杯时”(《待酒不至》)、杜甫:“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春望》)、杜牧:“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赠别》)、辛弃疾:“红莲相倚浑如醉,白鸟无言定自愁”(《鹧鸪天·鹅湖归病起作》),这些诗句所写的物境都带有诗人的主观色彩,是以主观感染了客观,统一了客观,达到意与境的交融。
三是体贴物情,物我情融。上面所说的情随境生和移情入境,那情都是诗人之情。这里的“物情”是指物境本身固有的性格和感情,实际则为山川草木、日月星辰在形态色调上的差异使人产生的某种共同印象。有的诗人长于体贴物情,将物情与我情融合起来,构成诗的意境。陶渊明和杜甫在这方面尤其突出。陶渊明的:“众鸟欣有托,吾亦爱吾庐”(《读山海经》)、“平畴交远风,良苗亦怀新”(《登卯岁始春怀古田舍》);杜甫的:“岸花飞送客,樯燕语留上”(《发潭洲》)、“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春夜喜雨》)、“江山如有待,花柳更无私”(《后游》),都达到了物我情融的地步。
当然,意与境的交融又是在不断深化与开拓中完成的,因此,古人便有“炼意”之说。而且,此种深化与开拓还必须适度,加工不足失之浅露,加工太过失之雕琢,最高境界是虽经深化开拓而不露痕迹,深入浅出,返朴归真。譬如李白的《子夜吴歌》:“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语言直率而意境阔大,能够一下子打入读者心境。
主观成分在意境中占相当比重,所以诗人观察事物的角度、独特的情趣和性格,无疑又会构成意境的个性。陶渊明笔下的菊,李白笔下的月,陆游笔下的梅,简直就是诗人自己的化身,又由这些意象构成具有个性特点的意境,进而造成风格的差异。在个性基础上,如更敢于大胆创造新的意境,那么诗人的艺术生命将长青。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宋明理学兴起于北宋
下一篇:禅宗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