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首页 > 收藏文化 > 正文

汉代玉器主要作品
来源: http://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汉代玉器主要作品介绍铜承露盘玉高足杯:西汉前期玉器,1983年广东省广州市象岗山出土,广州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藏。

通高门厘米,由高足青玉杯。托架及承盘三部分组成,以金、银、铜、木,玉五种材质制作,整个容器以玉杯为主,以三条金首银身的龙衔着三瓣之器为杯托,置于铜盘上,设计奇巧新颖,匠心独运,突出了群龙拱托玉杯的气势,显得高贵神奇,是南越王国金属细工与制玉工艺相结合的精绝之作。汉代人们认为,神仙降露于人间,人们喝了这种神露,可以长生不老,有学者就称此玉杯为“承露杯”。还有学者认为秦汉时期统治者经常服食仙药以祈求长生不老,该墓中同时出土有五色药石,所以这件王杯可能是南越王生前用来服食药石的特殊用器。

玉剑首玉剑首:西汉前期玉器,1983年广东省广州市象岗山出土,广州西汉南越王博物馆藏。面径4.6厘米,底径4.1厘米,厚0.6厘米,正面有两组纹饰,中央呈圆柱形,高出器表,上面浅浮雕出等分的五叶花瓣,正中花蕊圆凸,阴刻云纹,外周高浮雕两只奔驰的螭虎,作嬉逐状,剑首背面内区中心有一对斜穿孔,外区饰凸起的勾连涡纹,内外区之间以一四槽为界,剑首形体虽小,但雕工极为精致,螭虎形象生动。

玉盒:西汉前期玉器,1983年广东省广州市象岗山出土,广州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藏。高7.7厘米,口径9.8厘米,盖与身分别由两块整玉雕成,呈青黄色,局部有黄褐色斑,盒身深圆,下附小圈足,浅浮雕八瓣柿蒂纹,近口部有一周变体云纹,盖面隆起,盖顶环钮可以活动,盖画怖勾连云雷纹,近口处有一周变体云纹,盖里则用单线勾勒两凤鸟,一回首,一朝前,互相缠绕,纹道细如游丝。器盖、器身打磨光洁,雕镂精细,纹样互为对应调合,不失为汉代玉器中的精粹。

玉盒上还有钻孔修补的痕迹,说明它在当时已属珍罕之物。

汉代玉器出土数以万计,但以装饰玉为主,玉雕容器很罕见,且多为素身的,而南越王墓出土的玉雕容器,造型各异,雕工精湛,堪称汉代玉雕的绝品。

铜框王卮:西汉前期玉器,1983年广东省广州市象岗山出土,广州西汉南越工墓博物馆藏。高14.5厘米。口径8石厘米,王卮呈九棱筒形,平底,下;附铺首形三短足,卮身由镂空的鎏金铜框作支架,架内嵌人薄板青玉9片,玉片上浮雕勾连谷纹,底部嵌一圆形玉片,器腹上部附玉蜇,盖为漆木胎,顶上有玉雕钮,盖周嵌弯月形玉饰3个,造型典雅秀丽。错金嵌玉工艺在战国时代已相当成熟,但以玉为主体制作而成的镶嵌容器,仅在南越王墓中有发现。这件器物由金、玉、木构成,既牢固又美观,是汉代玉雕艺术和金属细工技术相结合的杰作。

雕跪姿舞人:西汉前期玉器,1983年广东省广州市象岗南越王赵味墓中出土,广州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藏。高3.5厘米,宽3.5厘米,厚1厘米,舞女为圆雕,体中有一孔纵贯,舞女头右侧挽一螺髻,身着右任长袖衣裙,袖口和下摆阴刻卷云纹花边,舞女扭腰膝呈跪姿,舒展广袖,一手上扬,一手下甩,作长袖曼舞状,神情专注,口微张似在歌唱。玉舞人是汉代玉器常见的造型题材,舞人一般为青年女子的形象,身着长袖衣,细腰束带,长裙曳地,一袖上扬于头顶之上,另一袖横置腰间,作“翘袖折腰”状舞姿,而这件玉舞人,从其发髻来看,可能是越女踏舞的形象。一般玉舞人为扁平片状,作佩饰用,而这件玉舞人为圆雕,目前尚属仅见,弥足珍贵。

镶玉铜枕:西汉中期玉器,1968年河北省满城县中山靖王刘胜墓出土,河北省博物馆藏。通长44.1厘米,通高1.6厘米,宽8.2厘米,枕身长方形,两端饰以高昂的龙头,枕下有四个龙爪形矮足,铜枕表面鎏金,枕面及枕的两侧面并以浅浮雕式图案和镶玉为装饰,枕面为图案化云纹,枕侧为怪兽纹,枕的两端龙首亦镶嵌玉片,玉片多数为透雕花纹,枕底有四个长方形的孔,孔上嵌玉四块,造型精致,装饰华丽。镶玉铜枕出土于刘胜墓金镂玉衣头部之下,出土时枕中还放有花椒,具有散香、驱虫的作用。类似的玉枕在刘胜夫人窦绾墓和江苏省徐州后楼山墓中也有出土。玉枕是一种特殊的葬玉,玉枕鎏金嵌玉工艺在战国时期已相当成熟,两汉时期得到进一步发展。

镶玉铜枕金镂玉衣:西汉中期玉器,1968年河北省满城县陵山二号墓出土,河北省博物馆藏。长172厘米,由2160片玉片和1700克金丝编缀而成,玉衣分头部、上衣、裤、手套和足五个部分,每部分又由若干部件构成,头部由脸盖和头罩构成,上衣由前片、后片和左右袖筒组成;裤筒、手套和鞋分为左右两件。玉衣的制作程序很复杂,制造时需先把玉料切开,按人体各部分的不同形状磨制成各种规格的薄片,再在四角钻孔。据测定,玉片上有些锯缝仅0.3毫米,钻孔直径仅1毫米,工艺繁难与精密程度之高令人惊讶。在汉代,人们深信玉能使尸体不朽,一些贵族死后常穿上一种形似甲胄的玉制殓服,这种玉衣将各种形状的玉片用金属丝编缀而成,已发现的西汉玉衣有金镂玉衣、银镂玉衣和铜镂玉衣,还有丝镂玉衣。

玉璧:西汉中期玉器,1968年河北省满城县陵山1号墓出土,河北省博物馆藏。通高29.9厘米,璧径13.4厘米,孔径4.2厘米,厚0.6厘米,壁两面细密整齐排玉璧列谷粒纹,内孔缘和外周缘起棱,璧外缘上端饰透雕双龙卷云纹饰,双龙相背昂首挺立二张口露齿,脑后鬃毛向上卷扬,体态矫健,附饰顶部有一小穿孔。这件玉壁的附饰上有一个小穿孔,说明此璧显然是用来悬挂的。

玉猪:西汉中期玉器,1977年山东省巨野县红土山汉墓出土,山东省巨野县文物管理所藏。长12厘米,宽2厘米,高2.1厘米,玉猪为一对,造型相同,器呈长条块状,琢磨光滑,雕刻出后抿的双耳,伏卧的四足,以阴刻线琢出细部,线条简练。玉握是一种专门用于送葬的玉器,握玉的目的大概是希冀以玉石质坚色美的特性来保护尸体不化。

玉剑玉剑:西汉中期玉器,1977年山东省巨野县红土汉墓出土,山东省巨野县文物管理所藏。玉剑又称工剑鼻或王剑卫,是佩剑时通过孔道结扎的绳索穿挂于腰带上用的。此玉为长方形,长9厘米,宽3厘米,厚2厘米,正面两端下弯如拱桥,表面浮雕两只螭虎,一大一小,形象生动,背面有一长方形穿孔。玉剑互表面的纹饰题材也较为丰富,主要有谷纹、涡纹、螭虎纹、卷云纹和兽面卷云纹等,其中卷云纹和兽面卷云纹出现的时间较晚,流行于西汉中期以后直至魏晋时期。玉剑一般长4至12厘米,宽2至3厘米,厚1.5厘米至2.5厘米之间,从其演变情况来看,早期略呈细长,中期呈宽长,后期呈短宽,唐、宋时期,已无玉剑出土,但在明、清乃至民国期间,仿制之精几乎可以乱真。

玉蝉:西汉后期玉器,1974年江苏省呼胎县东阳7辱墓中出土,南京博物院藏。长4.7厘米,以羊脂玉琢成,滑润晶亮,蝉体扁宽,头部双目外凸,尾和双翼呈三角形,正反两面均以阴线刻饰,玉含是一种专门用来送葬的玉器,放在死者口中。从西汉中后期开始,玉含的形制逐渐定型,作扁平声穿孔的蝉形。玉蝉无穿孔,亦说明了它并非佩饰。一些学者对含作蝉形的意义进行了研究,归纳起来有两点:一是取其清高之意。古人认为蝉饮而不食,以饮露为生,是一种清洁而高雅的昆虫;二是取其蜕脱之意。汉代人从蝉蜕转生而悟再生、即含蝉寓暂死之意,象征变形和复活。

玉舞人:西汉玉器,1986年河南省永城县芒山镇僖山汉墓出土,河南省商丘市博物馆藏。高4.65厘米,宽2.55厘米,双面透雕成舞人形象,以阴线刻出面部表情及服饰细部。上下各有一个小孔,方牌形舞人是西汉晚期流行的一种样式,即在方牌形玉片上用阴线条刻画出舞人的上身或头部、袖部,雕刻较为简单。

透雕玉舞人以透雕镂空技法制成,舞人姿态优美,雕刻精细,线条流畅,充分展现了汉代舞蹈“长袖”和“细腰”的特点。

玉舞人王仙人奔马:西汉玉器,1966年陕西省咸阳市新庄汉元帝渭陵西北汉代遗址出土,陕西省咸阳市博物馆藏。长8.9厘米,通高7厘米,玉质洁白无瑕,王马昂首挺胸,张口露齿,双耳竖立;两眼前视,马身用阴线琢出飞翼,马足遒劲有力踏在刻有云纹的长方形托板上,作奔腾嘶鸣状。

马背骑士头系方巾,身着短衣,手执马髭鬣,神态威严倨傲。

这件玉雕构思新颖,雕琢极为精美,是楚汉浪漫主义的典型代表,它不仅反映了汉代玉雕的最高成就,而且也是中国古代玉器中可以数得上的艺术精品之一。仙人奔马的造型反映的是汉代时颇为流行的羽化登仙的思想。

玉铺首:西汉玉器,1975年陕西省兴平县茂陵附近出土,陕西省历史博物馆藏。高34.2厘米,宽35. 6厘米,厚14.7厘米,重10.6公斤,铺首为青玉,略作长方形,兽面形象,中部浮雕大眼和长鼻,并雕刻一排整齐的外露的牙齿,两侧为透雕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顶部为卷云纹,细部点缀纤细的阴刻线。铺首是镶嵌在门上的装饰。此铺首的背面有突起的长方形钮,中间有方孔,可以插榫,孔内还留存有经过切削的金属,应是原在门扉上镶嵌的遗迹,它可能是藏陵地宫墓门上的装饰,茂陵遭毁时被弃至陵外。工铺首上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在古代被称为“四神”,它们的形象实际上是神化了的禽兽,其产生与原始社会氏族部落战争的布阵有关。汉代“四神纹”非常盛行,人们迷信它是消灾免祸的化身。在汉代文献中,把它们同木、火、土、金、水联系起来,并配上各种颜色,分别镇守四方,成为拱卫上帝的四方之神,后来又经神学者们的美化,把它们装饰成天神的形象,它们在天上是保卫上帝的,在人间是保卫帝王的,在陵墓中则是为保卫墓主灵魂的安全。这件玉铺首是目前为止惟一一件经鉴定近似于蓝田玉的汉代玉器,为研究蓝田玉的开采历史及汉代王料的来源,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玉铺首五座屏:东汉玉器,1969年河北省定县汉墓出土,河北省定州博物馆藏。高16.5厘米,长15.3厘米,由4块透雕玉片拼成,两侧支架略呈长方形,上刻螭虎纹双联璧,中间两屏片呈半月形,透雕人物鸟兽纹饰,上屏片正中为“东王公”,凭几端坐,旁有风鸟、狐狸、豹等禽兽;下屏片正中为“西王母”,发后梳戴胜,亦凭几端坐,旁有跪坐侍者二人,以及熊、龟、蛇等动物形象。王座屏上透雕的“东王公”、“西王母”及奇禽怪兽等主题纹饰,是汉代最常见的神话故事画,在汉代画像石上可常见到。

玉剑:汉代玉器,19对年陕西省西安市北郊汉墓出土,西安市文物局藏。宽8.5厘米,高6.5厘米,玉剑呈不规则状,采用透雕、浮雕和线刻等技法琢成,雕出群螭嬉戏于云间的图像,造型奇巧,构图新颖,画面充满着生命的活力。王剑必是剑鞘末端的玉饰,汉代玉必一般呈梯形或近似梯形,而这件玉必呈不规则形,为汉代玉班中罕见者。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铁工具的出现对琢玉工艺的影响
下一篇:茂汶城关西汉墓铜钱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