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银元园地袁大头图片及价格。
首页 > 收藏文化 > 正文

古翰墨真迹辨
来源: http://www.mugwum.com  收藏文化  袁大头银元图片及价格



北纸用横帘造,纸纹必横,又其质松而厚,谓之侧理纸。

王真迹,多是会稽竖纹竹纸,盖东晋南渡后,难得北纸,又

右军父子多在会稽故也。其纸止高今一尺许,而长尺有半,盖晋人所用大率如此,验之《兰亭》押缝可见。

王氏所藏右军《建安帖》真迹,今在长沙士夫家。其帖本云:“四月五日羲之报建安灵柩至……”胡世将曾以此帖勒于豫章,其“建安灵柩”字提起,别作一行,盖古人简帖写至他人事,或称尊长耆旧处皆如今提空,此常礼也,予屡见硬黄仿书亦然。今长沙所见“建安”二字,乃与“羲之报”字相连,而不提空。岂有碑提空而真迹反不提空者?此乃拓《淳化阁帖》赝作无疑。盖太宗朝刻《淳化阁帖》,乃侍书待诏王著摹勒。著小人,不学,故于古人提空处皆联属之。此犹可也。至于虫鼠侵蚀、与字之漫灭者皆不空缺,而率强联之,故多读不成句。鬻书者多以故纸浸汁染赝迹,又以墨杂朱作伪印章,令纸暗。殊不知尘水浸纸,表里倶透。若自然旧者,其表色故,其里必新,微揭视之,则见矣。古人印章

必用上等朱,譬如古画,著色愈久愈新,初未尝昏暗也。

硬黄纸,唐人用以书经,染以黄檗,取其辟蠹。以其纸加浆,泽莹而滑,故善书者多取以作字。今世所有二王真迹或用硬黄,皆唐人仿书,非真迹。

颜鲁公之后寓居永嘉,好事者守郡闻其家有鲁公真迹一箧,以狱事①罗织之,而择其尤鉴赏者摹,郡斋箧书遂归泉南。好事者晚年卜居武夷之下,以声妓自随。一夕暴雨,洪水发,漂所居无踪迹。其人暴尸溪侧,箧不知所在。

朝中名贤书,惟蔡莆阳、苏许公、苏东坡、黄山谷、苏子美、秦淮海、李龙眠、米南宫、吴练塘、王逸老皆比肩古人。莆阳典重有法度;许公无愧杨法华;东坡草圣得意,咄咄逼颜鲁公;山谷乃悬腕书,深得《兰亭》风韵,然行不及真,草不及行;子美乃许公之孙,自有家法,草圣可亚张长

史;、淮海专学钟、王小楷,姿媚遒劲可爱;龙眠于规矩中时见飘逸,绰有晋人风度;南宫本学颜,自成一家,于侧掠拏,动循古法度,无一笔妄作;练塘深入大令之室,时作钟体;逸老殆欲欺凌怀素,或谓过之。

〔注释〕

①狱事:讼案之事。

②尤:通“优”。

③侧掠拏趨:汉字笔法。侧,即“点”;掠,即“撇”;拏,应为努,即直画;趨,即“钩”。

(白话)

北方的纸用横网帘制造,纸纹必是横的,再加上纸质疏松厚实,称作侧理纸。桓温向王羲之求侧理纸,就是这种纸。南方的纸用竖网帘制造,纸纹必是竖的。像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的真迹,多是使用会稽产的竖纹竹纸,这是由于东晋南渡后,难以得到北纸,加之王羲之父子多生活在会稽的缘故。

这种纸只比今天的纸高一尺多,长一尺半,晋人所使用的纸大概都是如此,用《兰亭》的押缝来验证,就可见到这一点。

、王氏所藏王羲之《建安帖》的真迹,现藏在长沙的士大夫家中。帖中原文是:“四月五日羲之报建安灵柩至,”胡世将曾在豫章将此帖摹勒上石,在“建安灵柩”字的地方提起,另作一行,因为古人的书信写到别人之处,或称呼尊长者旧之处都要像今天这样抬头,这是很平常的礼节,我常常见到硬黄纸的仿书也是如此。今在长沙所见“建安”二字是与“羲之报”三字相连的,并没有提空抬头。哪里有碑字提空而真迹反不提空这种事呢?所以,这是从《淳化阁帖》拓出的赝品无疑。宋太宗时所刻《淳化阁帖》,是侍书待诏王著摹勒上石的。王著是小人,不学无术,所以在古人提空抬头的地方都联写下来。如果说这也是许可的,那么因虫鼠咬蚀,以及字迹漫漶磨灭处都不留空,而一概勉强连贯下来,以至文章多读不成句(就不可以原谅了)。卖书的人多用旧纸染上汁制成赝品,又用墨掺杂朱砂制作伪印章,让纸显得黯然无光。殊不知用尘水浸纸,表里倶透。如果是自然变旧的,那么表。面的颜色旧,里面的颜色必新,只要稍微揭开看一下,就能显现出来。古人印章必定配以上等朱砂,譬如钤盖在书画上,着色时间越久,色彩越鲜艳,一点也是不曾黯淡。

硬黄纸,是古人用来书写佛经的纸,用黄檗染过,可用来防虫。这种纸加上浆,就变得莹润光滑,所以喜欢书法的人多用来写字。现在世间所存的二王真迹有些用硬黄纸,都是唐代人的仿书,不是真迹。

颜真卿的后代寓居在永嘉,喜欢多事的郡守听说他们家里藏有一箱颜真卿的真迹,就用讼案给他的家人罗织罪名,把真迹骗到手,并选择其中最好的临摹,颜真卿的一箱法书就

归于泉南。这位喜欢多事的人晚年在武夷山择居住下,整天欢歌宴舞。一天晚上,暴雨倾盆,洪水发作,把他的家冲得全无踪迹。这个人暴尸溪边,一箱子法书也不见了。

朝中名人的法书,只有蔡襄、苏易简、苏轼、黄庭坚、苏舜钦、秦观、李公麟、米芾、吴说、王升可与古人并肩而立。蔡襄法书稳重有法度;苏易简的法书可与杨法华相比;苏轼草书到得意处,真是咄咄直逼颜真卿;黄庭坚悬腕写字,深得《兰亭序》的风韵,但行书比真书要差,草书比行书要差;苏舜钦是苏易简之孙,自承家法,草书仅在张旭之下;秦观专学钟繇、王羲之的小楷,姿态妩媚,又道劲可喜;李公麟法书在常规之中又见飘逸,绰约美妙,有晋人的风度;米芾本学颜体,又自成一家,一笔一势,都遵循古人的法度,没有一笔是任意胡行的;吴说法书深得王献之的神髓,又常作钟繇的笔体;王升法书直逼怀素,有人甚至认为超过了他。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水滴辨
下一篇:赵希鹄骨董十三说序

最新价格
热门价格